江影

【喻黄/蓝雨中心】天光06

营造出仿佛要日更的假象


事实上发完这个又是边写边更了


————————


06


这场袭击过去后的两个星期之后的一个下午,满载着物资的卡车开进了战队驻地。


“你们再不来估计这个冬天我们只有饿死在这里了你们还能不能行啊怎么今年来这么晚,难道你们怕有怪物从高墙外面爬进来吃了你们吗?这肯定不能够啊你们这样怀疑郑鸭梨的能力万一他哪天真的罢工就不好了,不过还有英明神武的本剑圣……”


喻文州看着来送物资的年轻战士一脸生无可恋,无奈地笑笑制止了黄少天:“少天别闹。”他随即转向那位年轻战士,微笑地道:“远道而来辛苦了。”


战士向他行了个礼,然后向侧边让去。从卡车上又下来个人。看上去比喻文州和黄少天还要年轻些,斯斯文文的,有点局促的样子。


“喻队,这是联盟派来蓝雨的记者,许博远。也就是联盟周报的记者蓝河。”年轻的战士解释道。许博远有点腼腆地笑了笑,喻文州同许博远握了握手,面上尽是温和的笑容。


“那正好物资送来,景熙你一会儿去和食堂说一声,做点好的招待一下许记者。”喻文州道“李远带许记者去后勤部,让他们安排一下许记者的住处。”


“叫我小许就好。”许博远道。


后勤部的人开始卸物资,李远带走了许博远,徐景熙和宋晓也离开了。黄少天站在喻文州身边,小声嘀咕道:“怎么突然又安排个记者来……”


喻文州自然是听见了,笑道:“这两年联盟发展的势头越来越好了,战队也要在人民面前树立起形象来啊。”


“我还以为要隐姓埋名地过一辈子呢。”黄少天轻轻地“切”了一声“联盟把军人都拿去树脸面了。”


喻文州看向游离塔,郑轩依然在那里尽职尽责地驻守着,他离开游离塔的时候不多,而蓝雨到现在除了郑轩也没有几个人去过游离塔上。


“机密自然不会暴露在人们面前。”喻文州道“只是联盟要发展,联盟再不甘心受制于人了。”


晚饭的时候蓝雨众人齐聚,郑轩也从游离塔上下来为许博远接风。席间众人谈笑风生,许博远本是有些紧张的,后来也渐渐放开了。都是一群年轻人,也都没什么架子,很快互相之间都混熟了。


“小许你以前是在联盟做文职?这次怎么到边境来,别是被冯主席逼来的吧。啧啧这可不好啊,冯主席怎么能这么压榨年轻人呢,你看小许这么文文弱弱的也不怕在边境被碰坏了。”黄少天一到这种气氛活跃的时候就特别容易开始滔滔不绝。


许博远脸色有点微红,不知是因为炎热还是因为被黄少天调笑,他开口道:“黄少你别这么说,我是主动申请来边境的。”


黄少天作出惊奇之态道:“小许很有志向嘛!来来来就冲你这志气我敬你一杯。”


话虽这么说,但他们并没有在喝酒。战队是不允许成员尤其是异能者饮酒的,此时黄少天举起的杯子里是冒着泡的汽水。


许博远也举起杯来,也许是因为兴奋而身体有些发热,许博远挽起了衬衫的袖子。喻文州注意到许博远小臂的肌肉线条流畅有力,丝毫不像是一个惯于坐在办公室里写材料的普通记者。


这不是一只拿笔的手,这是一只拿枪的手。


入夜,晚上玩了许久的众人大多都去休息了,李远却独自来到了黑暗的通讯室,打开了电脑。


他没有开灯,电脑显示器上蓝雨的徽章缓缓旋转着,在黑暗中显示器上的蓝光有些刺目。李远打开了台灯,这使得他的眼睛舒服了一些,他在电脑前坐下来,开始了对一段讯息的解密。


这是上个周末他截获的一段讯息,信号由墙外发至蓝雨,但是接收方显然不是李远。这种加密手法李远见所未见,他利用自己的权限调取了荣耀主机中存储的所有密码形式也没能解读那一段讯息的含义,最后他在喻文州书柜里众多书籍中的一本里找到一页残页,上面有些语焉不详的线索,李远只能尝试一番。


残页上的字迹已经不甚清楚,李远拿出来在台灯下仔细地辨认着,比对着,同时在屏幕上敲打下翻译之后的结果。


根据残页上的记述,这一段讯息翻译之后的明文只有一句话。


“墙外一切正常,等待时机。”


外面有脚步声传来,李远迅速关闭了电脑,收起的残页。他刚刚做完这些事之后,通讯室的灯就被打开,喻文州拿着一杯热气腾腾的饮料站在门口。


“队长好啊……”李远有点不安地站起来。


“没事,坐吧。”喻文州温和地道,他走到李远边上的椅子上坐下“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去休息?”


自从上次莫名的讯息发送出去,后来又有不明信息发送回来之后,李远一直暗自在心里怀疑喻文州。此时面对喻文州,他心下也不得不有些防备。


“队长,你读过你书架上那本《密码解析》吗?”李远问道。他一只手揣在衣兜里,默默地握紧了那页残页。


“那不是前段时间你借去的书吗?”喻文州道。他把手放到杯子的外壁上,似乎是在试探温度如何“我还没来得及看。”


“里面缺了一页。”李远不动声色地道。


“那是旧书了,很久以前收藏的,也没有注意。影响阅读了吗?”喻文州解释道“那本书也有些年代了,我也一直没时间去注意养护,实在有点惭愧。”


“没有的事。”李远说道,他试探的目光看向喻文州,却看不出对方有什么说谎的痕迹。


“那就好。”喻文州点点头,将手里的杯子递给他“工作辛苦,早点休息。”


“谢谢队长。”李远接过杯子,喻文州见此,起身离开了通讯室。


等喻文州的身影消失后,李远才抬起杯子来喝了一口。温热程度恰到好处的豆奶让他感觉到自己整个人都暖和了起来,他不太喜欢牛奶。


他把杯子放到电脑桌上,卸下全身的重量靠在椅背上。通讯室里的灯喻文州进来时只开了离李远稍远些的一个,使突如其来的光不至于强到让李远不适。面对着满室温和的光,李远却抬手遮住了眼睛。


他突然间不想思考了。他在怀疑他的队长啊。


回房间的路上,喻文州遇见了黄少天。


“队长,李远那小子这么晚了都还不睡觉他是要干嘛是要作死吗?不能仗着算半个技术部人员就日常训练偷懒啊,别是偷偷到通讯室玩电脑了吧?队长我跟你说像李远这样大晚上不睡觉跑去玩的都应该加练啊!”黄少天一见喻文州便开了话匣子。在喻文州的示意之下小声了些,量却一点不少。


“李远在工作,他在破译一个密码。”喻文州答道。


“什么密码啊这么重要难道是联盟的考试题目?不对啊这都成正式队员了还要考试啊?考试也不用连夜破译吧能破译题目那完成这个考试难道难吗难吗难吗?”


“是墙外信号的密码。”喻文州正色看向黄少天。


“队长你别这么看我我绝对没有偷跑出去跑出去也我也没法发个信息回来啊李远这家伙管设备比什么都严我可是良民什么坏事都没干过啊!队长你这么英明神武的人一定要明察秋毫两袖清风不能怀疑你出生入死的副队啊!”黄少天神色微微一动,随即恢复了跳脱的模样,作举手投降状,又嘀咕了一句“而且我哪会连李远都要破译半天的密码啊……”


喻文州好笑地摇了摇头:“牛奶也喝过了,少天你快去睡吧。”


“队长你也是不要熬夜熬出黑眼圈来就不好看了。”黄少天乖乖闪进了自己的房间,从门后探出头来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队长晚安啦!”


“少天晚安。”


等到黄少天的房间熄了灯,喻文州也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他有些疲惫地揉了揉额角,坐到书桌前,拆开了一封信。


这是今天送物资的年轻战士带给他的,信封用火漆封住,上面印着属于联盟的徽章。这种古老的传递手法本来不应该在这里出现,它这样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只有一个。


整个战队只有喻文州有资格阅读里面的内容,黄少天不行,郑轩不行,负责通讯的李远,也不行。


而此时,通讯室里的李远,按下了发送键。


远在城邦中心的联盟总部收到了解密之后的信息。短短的十个字被荣耀主机以最高权限加密。这条消息将会在太阳再次升起的时候,被摆上拥有城邦最高决策权的会议桌。


次日。


“联盟最近似乎又要有什么动作了。”喻文州端着餐盘坐到黄少天对面“今天早上联盟召开了高层议会,城邦的统治者都参加了。”


黄少天埋头喝粥,一副不甚在意的样子:“那有什么,联盟还能想出什么来,不就是吃饭睡觉打怪兽。”


喻文州失笑:“听说是有墙外探索的计划,我觉得少天应该很有兴趣。”


“队长你猜错了,我一点兴趣也没有。”黄少天依旧头也不抬,说话含混不清“探测信号不是经常在发吗。”


李远的目光似乎向这边偏了偏,喻文州没怎么理会,继续对黄少天道:“说不定是让人出去探索。”


“那些人的主意?”黄少天飞快地喝完了粥,擦了擦嘴“这差事最好别落在我们头上,外面危险。我是无所谓,可是要是队长你被派出去就不好了。被狼咬可是很疼的,我可舍不得队长你被咬。”


“少天说的是什么话,联盟的军人还怕这个?”喻文州察觉到黄少天话里有些不对,他继续不动声色地道。


他昨天收到的信里内容不多,大致都是关于黄少天的,里面提到黄少天可能来自墙外的组织,且不知道该组织是善意还是恶意,要喻文州小心提防。


信件的署名却不是联盟内部的人,而是城邦安全部。联盟名义上一直处于城邦安全部的管辖范围之内,城邦安全部也是城邦统治者和联盟互相制约的一条纽带。但纵使城邦统治者与联盟之间一直暗流汹涌,但喻文州觉得或许这份信息并非空穴来风。


但是打从心里想,喻文州是不想怀疑黄少天的。在他还年少的时候,陪伴在他身边的就是那个阳光而活泼,心思通透得仿佛一眼就可以看穿的少年。数年过去,喻文州从心底愿意相信黄少天与当年一般无二。


黄少天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他放下碗摆摆手说了一声“队长我去训练了”就消失在喻文州的视线里。喻文州无奈,也只得帮黄少天把碗筷放回餐车里。


黄少天看起来心情很是糟糕,喻文州有点头疼地想,他还得去和李远谈谈,他早就察觉到李远似乎有些心事,还是针对他的。


蓝雨必须上下同心。喻文州直觉感觉到,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


评论(9)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