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影

【喻黄/蓝雨中心】天光05

表示我还活着


Ooc可能 慎入


————————


05


郑轩有些跌跌撞撞地跑出游离塔,所有队员都已经撤回了战队驻地,他在塔上一遍又一遍用所有的感知偏重角度检查了周围,确定没有袭击者之后才离开了游离。


“黄少?黄少?你没事吧?”郑轩推开休息室的大门,所有队员都在休息室里,黄少天靠在沙发上脸色惨淡,双目紧闭。郑轩一看这情形就有点手忙脚乱:“黄少?黄少天?”


一旁的喻文州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少天没事,就是有点脱力了,让他歇一会儿。”


郑轩放下心来,又有点蔫了:“抱歉队长,这次是我轻敌了,判断失误才——”


“没事的,不是你的错。”喻文州温和地说道“你也辛苦了,先去休息一下吧,关于袭击的事我们明天再说。”


郑轩长出了一口气:“第一次用游离塔就犯这种错误,压力山大啊——”


“压力山大是吗?没那么夸张吧。”徐景熙从一旁走出来,推了推手里的针管,针水顺畅地从针头流出一股,他俯身推了推黄少天“黄少,补一针再去睡。”


黄少天含糊不清地嗯了两声,徐景熙干脆就趁他还神志不清的时候就一针扎到他手臂上把针水推到了底。


“其他人有没有皮外伤的?”徐景熙把用过的注射器放到袋子里装好,直起身来四下问道。众人都摇头摆手表示没事,徐景熙才打了个呵欠道:“那就都回去休息吧,队长麻烦你注意看下黄少,发烧了的话叫我一声。”


“嗯,辛苦了,大家都去休息吧,我送少天回去。”喻文州摇了摇又睡得迷迷糊糊的黄少天,扶起来往宿舍走去。


宋晓和李远也离开了休息室,徐景熙收拾好东西的时候只有郑轩还站在休息室的灯光下。不同于平日的无精打采,此时的郑轩脸上流露出了一种真实的倦怠和无力。


徐景熙有点担心地上前,在他眼前挥了挥手:“郑轩,没事吧?”


郑轩摇摇头:“你回去吧,我回游离塔再看看。”


“……有不舒服的地方要跟我说。”徐景熙拎起医药箱离开休息室之前又回头看了一眼。


郑轩没应声,徐景熙也只得默默离开了。


喻文州站在宿舍窗前,没有开灯。有微风吹来,依旧是泥土混杂着衰草的味道。喻文州知道此时高墙外一片狼藉,但由于并不是真正的枪弹火药进行的攻击,所以空气里并没有弥漫着一股硝烟味。


在今天的战斗中没有做好判断和准备,确实有郑轩的疏漏在里面。但是喻文州并不打算去责怪郑轩,他想从这场仓促的战斗当中看出这支年轻的战队存在的问题。


联盟的四方都有高塔镇守着,西方的吞日由苏沐秋苏沐橙两兄妹共同驻守,两名异能者的优秀和默契令人惊叹;北方的猎寻塔的控制者是经验丰富能力出众的张佳乐,再加上韩文清这位个人风格和能力都十分霸道的异能者,霸图几乎是一座坚不可摧的堡垒;东方轮回以双塔为主要作战方式,更加强势的火力让轮回的防线不可跨越,再加上刚刚接手双塔的周泽楷天赋异禀,初出茅庐的孙翔也实力不凡。相比之下,蓝雨只有一座游离和一个郑轩,似乎成了城邦最薄弱的突破口。


只是一群怪猴的攻击就搞得这支队伍有些乱了阵脚,喻文州回头看了一眼还在安睡的黄少天。高墙之外生物的进化超乎喻文州的想象,比起庞大的身躯和强大的力量更让人担忧的是,如果有一天与人类同等的,甚至高于人类的智慧出现在其他生物的身上,人类要如何立足?


更何况高墙之外还有人类。喻文州有点无奈地想着。黄少天喜欢说话,却极少提起高墙外的事,被问起的时候也只是含混不清地糊弄过去。也许游走在高墙之外的人类,有一天也会成为城邦的威胁。


到时候黄少天会怎么做?喻文州假想着,然后他发现他失败了,对于黄少天在高墙外生存的那段时间的经历所知甚少,他不知道墙外的世界和城邦对黄少天来说哪个在他的心里分量更重。


“队长?队长队长?你又在想什么了啊?”黄少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爬起身来,来到喻文州身后“别想了,有些事情怎么想也想不明白的,睡觉吧队长,睡着了就不想了。”


“少天……”喻文州有点无奈地转过来看他,只见黄少天右手握着左腕,腕上的手环闪烁着红色的光芒。“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睡不着了。”黄少天话锋一转“队长啊郑轩没事吧?那小子有没有压力山大致死啊?”


“别瞎说。”喻文州笑着道“他刚才从塔上下来了,挺担心你的,这会儿估计回去了。少天再休息会儿吧,明天我们去墙外收拾一下残局顺便做个勘探。”


喻文州顿了顿,道:“我已经向联盟提出取消你的禁制的请求,明天可能就会有答复了。”


“队长我真是太爱你了!!”最后这句话令黄少天十分欣喜,他整个人地扑上来拥抱了喻文州一下,喻文州怔了一怔,尽管刚刚从特意用电热毯暖过的被褥中爬起来,黄少天的身体没有想象中的温热,反倒是带着些凉意。


“先休息吧,少天。”喻文州不动声色地说道“我就在隔壁,有事叫我。”


“嗯,队长好好休息晚安。”黄少天目送着喻文州离开,等喻文州关上门后他坐到桌前拧亮台灯,翻出抽屉里一个黑色的通讯器,对着低语两句之后又把通讯器放回了原处。


微不可察的电波飞出了游离塔镇守的地界,飞入了黑暗而无垠的墙外世界。李远床头的监控设备发出微弱的鸣声,他撑开惺忪的睡眼看了一眼,又睡了过去。


第二天的勘察工作还算顺利,来袭的怪猴数量众多,作风也顽强无匹。但倘若仅仅是顽强就能攻破游离塔的防线,那城邦或许早就不复存在了。


徐景熙配制的溶解液在这个时候起到了巨大的作用,成片的尸体融进土壤中,避免了瘟疫的产生与传播。


喻文州简单地看了几具尸体便站起身来,他凝神伫立着。这些怪猴突然大群来袭并不是没有理由,或许比起游离的火力,在遥远的深林中有让他们更恐惧的东西。


见喻文州流露出深重的忧虑神色,在旁一直等待着生怕打扰喻文州思索的黄少天上前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队长?没事吧?”


喻文州摇头,黄少天却仿佛猜出喻文州在想什么,伸手搭住喻文州的肩,带着点安慰性质地说道:“队长你不要老是想太多啦,郑鸭梨其实还是蛮有点本事的,一时半会儿——不对十年八载是不可能被攻破的了。”


“那十年八载以后呢?”喻文州有点心不在焉的顺着黄少天的话说下去。


“那不是还有本剑圣嘛?”黄少天笑了“走啦走啦队长,带你去看点别的,看尸体最无聊了只有景熙那种怪人才会有兴趣!”


黄少天无视了徐景熙飞过来的眼刀,拉着喻文州向一处小丘跑去。小丘临近蓝溪,虽然不及高墙高,但站在上面视野还算开阔。郑轩在耳机里提醒着他们即将离开警戒线,黄少天直接对着耳麦开始论述郑轩如何唠叨得胜过联盟基地里的那台荣耀主机的人工智能,郑轩那边似乎是直接叫李远切了他这边的语音,总之再没听到回音。


“少天,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喻文州有点无奈,黄少天还像个小孩子一样,想起一出是一出。


“队长你看你看。”黄少天伸手指向南方:“那里也有一座塔,队长你看见了没有?虽说高墙高,不过在那儿不知是不是角度不对就是看不到,这里刚刚好。”


喻文州微微眯起眼,日光下确实有一座塔,相隔太远喻文州看不清楚塔具体的形状,只觉得与镇守城邦的四座高塔有些许相似。


“说不定是以前文明的遗迹呢,队长你不是最喜欢这个了吗?”黄少天说道“而且那是我出生的地方,等我们能离开城邦了就一起过去,是不是很有纪念意义?”


这是黄少天第一次向他提起他出生的地方,喻文州却没法再像年少时一样应和他,他只是说:“少天,不要做危险的事。”


黄少天也反应过来,挠挠头笑道:“说说而已,我不会乱跑的。”


喻文州心里突然又涌上一阵不忍:“少天……”


黄少天却打断了他:“队长我们回去吧,景熙催得比老妈子都急,他们大概快结束了。”


李远站在通讯室里,他面前巨大的屏幕上显示出数据正在飞快地传输,有关这次袭击的调查报告,两名异能者的能力使用监控以及所有队员的心理跟踪数据飞快地从蓝雨驻地流向联盟总部那一台巨大的主机。


荣耀。


那是整个联盟甚至是整个城邦的中央电脑,她汇聚了城邦现有最尖端的技术。来自城邦各个角落的数据都经由荣耀主机织成了城邦的信息网络。荣耀主机的人工智能投影和声音使用的都是女性模板,因此也有联盟中人戏称其为荣耀女神。


主机的声音经过处理显得自然而温柔:“数据接收完毕,请稍候。”


李远保持着笔直的站姿。沉默地注目着大屏幕上滚动的数据。直到荣耀主机的声音再次响起。


“一切正常,若没有其他事项,将于两分钟后自动断开连接。”


“等等。”李远道“帮我调一下最近一个月整个城邦向外发射探查信号的记录。”


“请进行权限确认。”


“蓝雨战队通讯部李远,密码八音符。”


“验证通过。”


零零散散的几条记录出现在大屏幕上,李远看到最近的向外发射信号正是昨晚蓝雨方向发出的。信号微弱,但蓝雨向外发送信号的设备不应出现自动误发的操作,李远一直对此抱有相当自信,他是最了解蓝雨所有通讯仪器的人。


“除了我,蓝雨还有谁有权限调用信号发射装置?”李远问道。


“喻文州。”


“只有队长?”


“是的。”


“谢谢你了。”李远说道“断开连接吧。把对话录音删除。”


大屏幕黑暗下来。李远扯了扯衣领似乎这样能让自己呼吸得更自在一些,然后他深吸一口气,走出通讯室。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