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影

【喻黄/蓝雨中心】天光04

*ooc可能,慎入


*谢谢每一个愿意看这篇拙作的小天使,国庆假期要结束了,之后的更新可能会慢很多,谢谢你们的支持


*如果有逻辑混乱,那和喻队黄少没关系,我的锅


04


蓝雨迎来了新的一批正选队员,也迎来了新的队长和副队长。魏琛和方世镜被联盟调往总部工作,喻文州接任了蓝雨战队的队长。


“这样是不是太突然了?”喻文州站在魏琛和方世镜的车旁,帮着他们把行李放在车上。


魏琛坐进车里点起一根烟,老神在在地说道:“人生无常啊——”


“别听他的。”方世镜一笑,随即又恢复了平静的神色“是时候把位置让给年轻人了,你们会做得更好。”


黄少天也来送行,他今天有点蔫蔫的,不怎么说话,像是被郑轩传染了一样。他昨晚刚听说魏琛和方世镜要离开的时候闹腾了半天,喻文州好容易才把他安抚下来。


“在边境镇守也不容易,以后就辛苦你们了。”方世镜拍拍站在喻文州身边的黄少天的肩膀,目光在他们两人身上逡巡“照顾好蓝雨,谢谢。”


他也坐进车里,关上车门后摇下车窗和两个年轻人打了声招呼,然后驱车离开。方世镜坐在驾驶座上,从后视镜里看见黄少天有点没精打采地把脑袋搁在喻文州肩上。


“这俩小子,都不简单。”魏琛吐出一口烟来“蓝雨的未来就靠他们了。”


“那可不是,一个第一个击败异能者的普通人,一个是第一个从城邦外进来的异能者。”方世镜的坐姿不像魏琛那样随意,此刻他的身体依然笔直“他们简直像两个奇迹。”


“老夫看人哪会有错?”当初是魏琛收留的从城邦外来,在城邦中举目无亲无家可归的黄少天。


“别把自己当老人了,我们的工作还没结束呢。”方世镜道。


魏琛哼哼两声,把烟掐了扔进烟灰缸里,头一歪开始补眠。


魏琛和方世镜离开之后,黄少天的情绪低落了一段时间,但很快他又恢复了以往那种活力四射的状态。


郑轩接手了游离塔,平日里最爱以值守为名躺在游离塔上打瞌睡,黄少天不知道从哪儿翻出一本老旧童话书的台词,站在游离下面喊“郑轩公主,把你的头发放下来让我上去”,直叫得郑轩想往游离塔下突突几下换个清净。


黄少天偶尔也会去看徐景熙配药剂,徐景熙一叫他试药他就会满蓝雨地跑还念叨着“夭寿啦医生杀人啦”,更多的时候他还是和宋晓李远混在一起打打闹闹或者切磋一下。只是现在不常待在喻文州身边了。


要是有人问起黄少天这个事情,他就会搪塞道:“你看文州现在每天都这么忙我怎么好意思去打扰他是吧?”但其实只有黄少天知道,对于喻文州来到作战部队,黄少天心里还是有些小不适应的。


他印象中的喻文州一直是个书生模样,文文弱弱的,性子也温和,他怎么也没想到喻文州会到边境来——就算他主修战略战术,可是作为镇守边境的战队,该来的战斗还是会来,该面对的鲜血和死亡,一样也不会少。


那天在训练场看到喻文州和魏琛对战的时候,黄少天嘴上不说,心里还是有点没法接受的。一个是魏老大被一个普通人击败了,就算那个普通人是个聪明的普通人,黄少天还是有点难以接受,再一个就是喻文州在对战中表现出来的大胆沉着和良好的控制力,让黄少天突然发现,喻文州和他印象中在悬殊的力量面前几乎什么也做不了的人,完全不一样。


这种感觉很奇怪,黄少天并不是不认同喻文州的实力,而是不习惯喻文州持枪作战的样子。他开始有意无意地回避喻文州,尽管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黄少天的反常很快被喻文州察觉了,在接手战队之后的一系列琐事都处理停当之后,他把黄少天叫到了自己的房间里谈话。


“少天最近怎么了?”喻文州依旧保持着温和的笑容“总觉得少天一直在回避我。”


“嘿嘿,这不是不太习惯嘛。”黄少天挠头笑了笑。


“那少天要赶快习惯。”喻文州似乎并没有追问的意思“现在我们是战友了,很快我们就要并肩作战。”


喻文州说者无意,新蓝雨这支年轻的队伍很快就迎来了一次作战行动。就在魏琛和方世镜离开蓝雨的半个月后,游离塔第一次拉响了警报。


蓝雨的队员们是在睡梦中被警报惊醒的。喻文州难得有点狼狈地匆忙跑上高墙的时候,正逢游离开火。


这是喻文州第一次看到游离大范围开火的样子,铺天盖地的灼目白光从游离塔上急速飞下,每一道白光都击中一个进攻的黑影,夺取了黑影体内所有的生机。


蓝雨的其他人随后都赶到了,脸色都有点不太好,李远把对讲机递给喻文州,对讲机已经接通了游离塔的通讯。“郑轩?郑轩?”喻文州在白光掠地的爆炸声中对着对讲机呼喊郑轩的名字。


“队长,我是郑轩。初步判定是大群B级生物进攻,普通枪弹对其无效,正在运用异能进行轰击。”郑轩的声音平直,听起来还算是游刃有余“预计二十分钟内结束,警报是塔底下新来的实习生拉的,估计被吓破胆了。”


“景熙去看看那个实习生。郑轩辛苦了,我这就让少天……少天?”喻文州注意到黄少天望着正被白光射杀的黑影,神色凝重。


“有什么问题吗?少天?”喻文州有点担忧地问道。


黄少天突然间从喻文州手上抢过对讲机:“郑轩,他们在用同伴的身体做掩护,你现在能不能进行精确穿透打击?”


“那样速度跟不上。”郑轩显然也发现了问题,他回答得有些匆忙。


“别管那么多了换穿透!我下去帮你挑他们。”黄少天对着对讲机喊了一声。他把对讲机塞回喻文州手机就打算直接往下跳。


“黄少?”宋晓问询一般地叫了一声。黄少天摆摆手示意他留在上面:“注意一下有没有会从上空袭击的,保护好队长和李远。”


喻文州从李远的箱子里拿出一个通讯耳麦来给黄少天戴上,轻轻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我在上面帮你瞭望,不能展开感知少天要小心。”


黄少天点点头,因为身份特殊,在进入战队后他手腕上限制他的能力的手环仍然没有摘下。他扶稳了耳麦,从高墙上纵身跃下。


与此同时,游离不再发出铺天盖地的白光,一道道红光从游离塔上飞出,较之白光相比显得稀疏许多,但那些因借同伴身体掩护而显得臃肿的黑影在红光面前无计可施。


落到地面的时候黄少天一个翻滚卸去了劲道,然后他拔出腰间的一柄剑,被仔细打磨过的剑身映衬出不断划过夜空的红光。


他在一群黑影中灵巧地穿行着,一步一杀。


坦率地说在还在城邦外游荡时黄少天就不怎么喜欢这种生物,他们挺聪明,长得像猴却又体态奇异,黄少天索性称呼它们为怪猴——直到进入城邦后他发现它的官方命名居然一字不差,着实让黄少天感慨自己的取名方法还是很官方化的。怪猴算是机敏,但喜好残忍地玩弄捕来的猎物。至于在攻城中用同伴当挡箭牌,黄少天不予置评,怪猴甘于为大局舍弃自己的生命这一点还是让人钦佩的。


“少天小心后面。”喻文州的声音从耳麦里传来。黄少天挥手一剑,斩下一个正欲从后面扑上来撕咬的怪猴的头颅。


“少天避让一下左前郑轩的攻击。”


“少天,左后。”


“少天,后退。”


到后来黄少天几乎已经完全不经思考就下意识地按照喻文州的指示行动。他感觉到自己的体力在流失,眼前有点发花。他下意识想使用异能,却感觉到手腕传来一阵剧痛。


哦,还有手环。疼痛让黄少天清醒了一点,他有点吃力地抬剑刺破面前的怪猴的心脏。

感觉来得比郑轩判断的要多,也可能是这个该死的手环的问题,它经常带来一种莫名的乏力。


“少天,还好吗?”耳麦里传来喻文州的声音“郑轩已经准备好了规模杀伤攻击,现在能撤退吗?”


“没事儿文州让郑轩轰吧,他轰不死我的。”黄少天嘴上说着,解决了一个近处的怪猴之后他开始寻找最快捷的撤退路线。红光向他周围轰击过来,帮助他缓解着周围的压力。


喻文州在高墙上放下救生索,黄少天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宋晓忙于开枪击退那些企图顺着救生索爬上高墙的怪猴。也不知道那些怪猴怎么练出那副筋骨,寻常枪弹只能击退它们,却没法杀死他们。郑轩不敢向离那里太近的地方攻击,黄少天的能力被钳制,郑轩很可能伤到他。


“文州,拉吧。”黄少天把救生索扣在自己腰上,剑锋在身周划了一圈,一道奇异的冰冷劲风被带起,怪猴的行动短暂地凝滞了。


黄少天的手腕差点疼得他把剑扔掉,这玩意太不人性化了,设计者就没想过江湖救急一说吗,黄少天费力抓紧了剑柄,他不太想把还沾着血的冰雨放回鞘里,会弄脏剑鞘。


不多时,在喻文州和李远的合力之下,黄少天被拉上了高墙上。他靠在墙边调整着气息,他看见刚刚把他拉上来的喻文州也有点喘,额头上还有些薄汗,此时正语调平静地下达着命令:“郑轩轰击,先解决我们这边的,有一部分往西方去了,李远通知一下兴欣吞日塔,宋晓带少天去景熙那里检查一下……”


“不用了,我没事。”黄少天脱下沾满血污的外套扔在一边“文州有纸巾吗?冰雨脏了,我得擦擦。”


喻文州递了包纸给他,上下打量了一下黄少天,确定他应该没有受伤之后才稍稍放下心来,郑轩已经开始轰击,外面的形势正在逆转,喻文州心情也轻松了些许,看着黄少天正仔细擦拭的剑问道:“冰雨是它的名字?”


“是啊是啊,文州你是不是也觉得这个名字无比的帅气正好和本剑圣很配吗?文州你不要用那种嘲笑我的智商的眼神看着我,剑圣虽然现在是我自封的不过早晚有一天我要让整个城邦都知道这个名号!”


喻文州失笑:“不过这的确是把好剑,寻常枪弹都伤不到怪猴,它却能刺穿怪猴的头颅。”


“那当然,它可是柄光剑。”黄少天得意道。


“徒有虚名啊黄少,光剑居然不发光。”宋晓插了一句嘴。


“早晚有一天发光给你看。”黄少天不屑一顾。


喻文州由他们闹,自己转过身去。游离塔上白光凝聚,仿佛一个小太阳照亮了半个夜空,随即这个小太阳被扔到了高墙外怪猴群中爆炸开来,刺眼的白光让喻文州忍不住眯起了眼,爆炸产生的气浪掀动了他来时匆忙披上却没来得及系上衣扣的风衣外套。


“我发现你蛮帅的。”黄少天不知什么时候直起身来,在他耳边说道“也蛮靠得住的。”


“队长。”


那时喻文州还有点听不惯黄少天这样叫他,而少年喻文州没想到的是,这成了他一生之中最熟悉的声音。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