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影

【喻黄/蓝雨中心】天光03

*战斗真的是要写死我

*ooc可能 慎入


03


初到这天见过队长魏琛后四个年轻的训练生被安排在战队里四处参观,方世镜起初还带着他们四处走动,后来似乎是有些别的事情要处理,让喻文州他们四人自行参观。


“你们可以去高墙上看看,年轻人都喜欢去那儿。总之除了游离塔,哪儿都可以到处走走。”方世镜临走前这样叮嘱道。


日落时分,四人在食堂里简单地吃过了晚饭就说笑着去了高墙。高墙不及游离塔那么高,但要爬上去还是得费些功夫。还好四人都是从训练营中严苛的体能训练中摸爬滚打过来的,登上高墙也还算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


“少天?”甫一登上高墙,喻文州就看到两个少年人的身影,其中的一个与他记忆中有些变化,他却依然非常熟悉。


那少年闻声回头,脸上露出惊喜的神色来:“文州?”


随即喻文州迎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黄少天几乎是整个人扑了过来抱住他。黄少天长高了些,也瘦了些,喻文州回抱住了黄少天,只觉得黄少天皮肤冰凉,兴许是被夜风吹的罢。他想起黄少天在还和他一起读书时就有些怕冷,便把外套脱下来披在他身上:“穿这么少跑出来吹风,不冷?”


黄少天放开了他,笑嘻嘻地说:“没关系没关系,不还是有这么体贴的文州你嘛。文州文州你过来,这是郑鸭梨。”


“压力山大啊黄少。”之前一直在边上看着他俩的少年哀叹了一声,随后向喻文州伸出手来“郑轩。”


喻文州同他握手:“喻文州,请多指教。”


刚刚在给黄少天加衣的时候喻文州就注意到郑轩以一种复杂的神色看着他们,虽然心下有些疑惑,但喻文州也暂时没有多说什么。


几人互相打过照面,黄少天似乎对几人都抱有极大的兴趣,从他们在训练营里选修的专业到他们平时听的歌打的游戏,像查户口一样缠着问了半天。彼此之间很快熟络起来,没过一会儿就勾肩搭背了。


喻文州站在高墙上听着他们的嬉闹之声,目光却专注地眺望着高墙之外。


为了防止引起变异生物的注意,蓝雨没有亮起探照灯,此时的月光是高墙之外的世界唯一的光源。月光照出那些长得极高的树木婆娑的树影。蓝溪从北方的猎寻塔的领域流入城邦,又从南方游离塔守卫的边境流出,此刻在夜色下河水显得浓深如墨,又因为明月的照耀铺开了一层浮光。


在蓝溪位于高墙外的部分,喻文州看到有红色的光源在水下慢慢地逆流而上,靠近高墙。


“那是一种会飞的鱼。”黄少天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喻文州身边“它很大的,水下有铁栏,它游不进城邦的文州你不要害怕啊。”


喻文州感觉有点好笑地摇了摇头,他看到那鱼游得越来越近了,黄少天依然在边上说着:“这条鱼发红光,我就给它取了个名字叫小红,没错就是数学题里经常出现的那个小红。我刚到这儿没两天她就来了,然后每天都来。”


那鱼游得近了,在水下撞到铁栏,又往回游了一段,然后转过身来突然跃出水面。那鱼跃得极高,几乎超过了高墙的一半。除了郑轩和黄少天之外的人都是一惊,喻文州和宋晓甚至拔出了为了保证安全而配发给训练生的枪支。


“文州,别开枪。”黄少天低头看着小红,轻声说道。


喻文州怔了怔,短暂的犹疑过后他依然没有放下手里的枪。他回头看了一眼,发现郑轩正慢吞吞地翻出一支步枪来对准跃起的大鱼。


小红很快落回了水里,喻文州把视线转回了她的身上。她在蓝溪中缓缓徘徊着,游动着,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等到蓝溪的水面又恢复成平静的缓流时,小红再次高高跃起,这次喻文州看清了,小红流线形的身体破开墨汁般的水面,搅乱了河面上的浮光,她在半空中舒展开她丝绸般的鳍好像鸟儿舒展羽翼,全身散发出的淡淡红光在夜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又回到了水底。


“小红跳得越来越高了。”黄少天看着重新入水的鱼,自言自语道。


喻文州在心中暗暗惊叹于这条大鱼的美丽——她跃起的姿态真的如同在飞翔一般。在荒凉的地界中她的每一次跳跃都是一道美丽的虹光,让喻文州想起书中记述的极地上空美丽的光华——总有一种美让人甘愿忍受寒冷和荒凉去一睹芳华。


正在喻文州出神之际,小红第三次跃起。她柔曼而有力的身体爆发出巨大的力量,这一次她跃得比高墙还要高,她将飞过这些少年的头顶,进入城邦之中,那道虹光将投入城邦中的蓝溪。


进入城邦——


喻文州突然反应过来,他想举枪射击,他身侧发出的一道耀眼的白光却先他一步击中了小红。


小红柔韧有力的身体生生止在半空,然后直直坠落了下去。那道白光夺去了她所有的生机,她丝绸般的冰凉鱼鳍从这些少年人身旁擦过,她的身躯不再散发着美丽的光芒,她的生命仿佛是即将熄灭的火星,在黑夜里伴随着渐渐黯淡的红光冷却下去。


她再一次投入蓝溪,这一次水底不再有游动的光芒。蓝溪带走了她。


郑轩放下了手里的枪,他看着漆黑的蓝溪,神色平静。在最近的一个月,他每天都端着枪和黄少天来到高墙上看小红,为了这一击,他等待了一个月。


而小红死得悄无声息,这一击势如闪电。


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因为兴奋或者别的什么,郑轩感到自己的双手有些颤抖。他稳了稳心神,长出了一口气。持枪者的手是不能颤抖的,他在心里再一次重复这句话。


他回头看了一眼游离塔。月光下的游离塔微微闪烁了一下。当他再回转身时与喻文州的目光相撞,他们无言地笑了一下。


在接下来两个月的训练中,除去每天的基本训练和团队配合,四个人都在为自己的专业研究而努力。专攻医疗的徐景熙不是在翻书就是对着各种奇怪的药品做着没人能看得懂的实验,偶尔追着宋晓让他试药追得宋晓满蓝雨地跑;负责通讯的李远成天摆弄着各种设备和乱七八糟的密码暗号;宋晓是一名辅助攻击手,每天和黄少天和郑轩待在一起打配合或者切磋。相比之下,反而是主修战略战术的喻文州显得不那么显眼,一直安静地做着自己的事情。


总之对每个人来说,这最后两个月都很充实。黄少天一开始还每天晃到喻文州身边看他往笔记本上写着心得,后来黄少天也不知道去忙了什么,很少能见到人影了。


直到最后考核来临之际,魏琛和方世镜带着六名少年来到了战队的训练室。


说是训练室,实际上是一座独立的建筑,占地极为宽广,仿佛是穹顶之下开辟出来的一个独立的世界。训练室里投影着各式奇特的草木和动物,有人工造成的溪流和小山。在最后的考核中训练生们将分别使用特制的武器,武器发出光束视为攻击,投影的草木和动物都有相应的掩体效果和伤害判定。


“这是根据少天的记忆复刻过的高墙之外的场景。”方世镜解释道“稍后我们会通过对战的方式考核你们的个人能力,通过之后你们就将成为蓝雨的正选队员。至于协作能力,在过去的两个月里我们已经仔细地考评过,相信你们都是最能适应蓝雨的战士。”


“行了行了。”魏琛摆摆手“少天和郑轩两个小鬼边儿待着,宋晓你先来。”


方世镜和宋晓握了握手,走进了训练场。


宋晓发挥还算稳定,不算是特别出色但也没有什么大的纰漏,无论是面对优势还是劣势都不显得慌乱,一场下来方世镜对宋晓也很满意。


“临危不乱是策应者优秀的素质。”方世镜这么对宋晓说道,然后他对宋晓表示了他的认可。


李远和徐景熙在考核中显得稍微弱势了一些,不过这也和他们的专业有一定的关系。“对于医疗和通讯员来说,作战能力达到你们的水平已经不错了。”方世镜同样表达了他的认同。


“下一个,喻文州。”方世镜温和地说道。


一直在边上跷着二郎腿观战的魏琛突然站起身来:“来来来,老夫来耍一场。”


喻文州还没反应过来,黄少天就已经跳起来了:“魏老大你要不要脸要不要脸?文州可是个普通人你一个异能者欺负普通人你好意思吗好意思吗?”


“你小子怎么这么多废话?”魏琛随手又揉了一把黄少天的脑袋。他发现黄少天已经长得快和他一样高了。


黄少天还想说什么,被方世镜按回了座位上观战。


入场后的喻文州并不着急,他一边小心地隐藏着行迹一边观察着地形,直到他远远瞥见魏琛的身影时迅速找了个处于魏琛的视线死角的地方,然后缓慢而小心地移动着。


“他想绕背?”宋晓透过观测屏幕看到了喻文州的行动。


“对于魏队来说没有意义。”方世镜摇摇头“异能者的感知范围非常广。”


喻文州向魏琛的方向开了一枪,光束伴随着声响发出,他无疑是暴露了自己所处的位置。随即他迅速地在树林间穿行着,在另一个位置向着魏琛开了一枪。


魏琛自然不会被这普通的两枪击中,即使喻文州不主动出击,他也知道喻文州所处的位置。他随意地避开了两道光束,随手向喻文州所处的方向放了个诅咒之箭。


这个诅咒之箭蓄力时间不长,几枚黑色的箭矢轻飘飘地从喻文州周身擦过。喻文州朝其中一枚开了一枪,触及光束的时候箭矢消失了,余下几支向前飞了一段,也消失在空气中。


喻文州又在不同的位置尝试了几枪,都被魏琛轻易地躲闪过去,魏琛也攻击过几次喻文州所在的位置,喻文州勉强避过了。


这像是一场漫长的拉锯战,场外的黄少天打了个哈欠。


喻文州和魏琛几番交锋之后更显颓势,显得有点狼狈地躲进了林子更深处,动物投影聚集的地方。魏琛一边循着喻文州的行迹向深林中去,一边大声道:“小子,里面可不全都是小宠物,待会儿被咬死了可是要出局的。”


魏琛随即便不说话了,他听见不远处有水声响起。在训练室中草木动物都是立体仿真投影,而水和起伏的地形都是真实的。他缓慢靠近着溪流,这一次显得小心翼翼。


水是他的感知盲区,而动态物体是他的感知偏重。像魏琛这样优秀的异能者,已经能够调节感知范围内的感知偏重,喻文州企图以动物投影干扰他失败了,他能够将自己的感知偏重调整为强光——这样无论那支光枪在哪里开火他都能够提前感觉到。而在水流之中,他能依靠的就只有耳目。


喻文州知道水中是魏琛的感知盲区吗?魏琛不清楚。


每一个异能者的感知盲区是不同的,没有感知盲区的异能者也为数不少,像是蓝雨的两位年轻异能者都没有感知盲区,郑轩的感知能力尤为优秀。而魏琛从未向任何人提起过感知盲区一事——蓝溪的铁栏能够阻挡绝大多数变异生物进入,而极少数体型极小的变异生物大多成群结队进入蓝溪,以魏琛优秀的五感可以第一时间发现它们。


五感与异能感知的区别,就在于局限性和范围的区别。


此时在水下,有一道光束突兀地亮起。魏琛立即布了一个魔镜在自己身前,一个翻滚躲到树后,短暂的吟唱之后,一扇死亡之门在水中缓缓洞开。


魏琛松了一口气,这小子真够难缠的,只不过姜还是老的辣,他想。这孩子可以通过了。


这时候突然有冰冷的刀锋贴上他的脖颈,气质温文的少年站在他面前,露出谦和的微笑说道:


“魏队,多谢指教。”


坐在场外的几人却并不感到吃惊,透过观测屏幕他们看到了喻文州的行动。


喻文州诱导魏琛改变了感知偏重之后,拆下光枪的保险装置,将光枪扔入了溪流之中,溪下有无数卵石,磕碰之间使枪支发出光束。在魏琛忙于应付光束之际,他弃枪而用刀,以他之前从未展示过的极具攻击性的敏捷制住魏琛。


这是一场许多偶然拼凑出来的胜利,但这依然还是胜利。


走出训练场后,魏琛故作无意地问道:“是少天那小子告诉你我的感知盲区的?”


喻文州摇头:“不是少天。方副队之前告诉我们控制高塔游离的是魏队,但是我们到达的那天晚上小红撞击蓝溪下面的铁栏时高塔游离并没有反应,因此我猜测魏队的感知盲区是水下。”


“你不怕是我故意的?”


“小红跃起被郑轩击杀的时候,我看到高塔游离闪烁了一下,而之前没有。”喻文州平静地说道。


“好!好!”魏琛拍了拍手“你小子,眼光倒是很毒啊。”


“魏队谬赞。”


“不过小红是谁?”方世镜慢悠悠地问道。


“少天给鱼起的名字。”


“啧啧,没文化真可怕。”


“魏老大你说谁没文化呢我可听见了啊?要不要来大战三百回合啊?”黄少天张牙舞爪地扑了上去。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