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影

【喻黄/蓝雨中心】天光02

*黄少暂时掉线,就不打个人tag了

*ooc可能,流水账文风 慎入


02


黄少天的离开对于这个班级只是向水潭中扔了一个小石子一般,并没有引起周围的人的几句讨论,也很快沉寂了下去。


掀起大风浪的是另外一件事,联盟在校园里开始招募愿意到联盟中为城邦防御作出贡献的年轻人。在双向选择之后他们将进入联盟,在联盟开设的特殊学校中学习,取得毕业资格之后他们都将在联盟中得到一份收入颇丰的工作。


老师让喻文州负责收取班上的志愿表,喻文州将志愿参加联盟选拔的表格整理出来时,却发现人数比他想象中的要多许多。


原本许多学生对黄少天唯恐避之不及,他以为不会有很多人愿意选择去到与异能者近在咫尺的联盟工作,现在看来倒是未必。其实现在愿意参加联盟的人不如早些年那样多了,高墙的修建似乎使战队失去了当年那不可或缺的地位。


喻文州把一沓表格交到代表联盟方面的负责人那里,那是个言谈温和,身姿挺拔的人,约莫二十五六岁的样子,认真地翻看着喻文州递给他的表格。翻到其中某一张时,他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随即他礼貌地向喻文州表示联盟方面很快就会发布入选名单。


“麻烦通知喻文州同学来一下。”负责人补充了一句。


“我就是。”喻文州向他示意。


负责人的神色有了些变化,他看向喻文州的目光里带有几分探询的意味。似乎是意识到失礼,他移开了目光,从桌上拿起一张名片递给他。


“蓝雨方世镜,祝你取得一个优秀的毕业成绩。”


“谢谢。”喻文州接过名片,礼貌地回以一笑。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是他知道面前的这个人希望他以后能够选择蓝雨。


不知道少天回去之后过的好不好,喻文州一边想着,一边把名片装进衣袋里。


之后的生活依然周而复始,学习、考试、休假,在城邦之中对于普通学校学生的成绩并没有人十分在意,毕竟在城邦之中知识并不被人们看中——在大多数人眼中,正是知识促使了最后之战的发生,令辉煌的文明付之一炬。尽管他们同样不怀念那样的辉煌。


到头来联盟开设的学校反而成为了对学生要求最高的,填报了联盟志愿的学生们焦头烂额地准备着联盟的选拔考试。 最终联盟在城邦中选择了一百多名学生,安排他们就近到各个战队基地学习和训练,期间每隔两个月就进行一次考核,一年之后留下的人才能在联盟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联盟这种近乎苛刻的选拔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一直令许多人抱有不满,然而在联盟中工作的丰厚报酬也让学生们甘愿为之努力。


由于靠近南方边境,喻文州被分配到蓝雨基地学习。


说是去基地学习,实际上为普通人学生准备的训练营与战队相隔甚远。训练营尚且在城邦之中居民区与郊区的边界,而战队所处的位置在耕种、养殖区、林区之外,在人类的地界和未知的外界的交界处。


训练营的条件还算不错,宿舍四人一间,喻文州之前看过一眼名单,他从前认识的徐景熙也在这间宿舍,徐景熙的父母也在联盟工作,和喻文州的父母有些交情。另外两个人是李远和宋晓,来训练营之前和喻文州同校,喻文州和这两人算是点头之交。


城邦真小,喻文州感慨道。不过一间寝室里都是认识的人,总还是方便一些。


徐景熙先喻文州一步到了宿舍,此刻正在打扫卫生,见喻文州进来他也直起腰来打了个招呼:“早啊文州。”


“景熙早。”喻文州笑了一下,开始安置自己带来的物品。


“黄少没和你待在一起真是太不习惯了。”徐景熙拖好地,拎着拖把进了卫生间,还不忘招呼道“文州你先坐啊床头贴着你名字的那张床是你的。”


徐景熙话音还没落,宿舍门又被推开了,两个少年人似乎是一路跑来的,说话间还有些气息不匀,个子高些的那个一进门就叫道:“景熙你怎么跑得这么快,一回头你就不见了我和李远绕了大半圈找你。”


徐景熙从卫生间里钻出来:“你们自己磨蹭我先回来打扫卫生你们还怪我?”


“……喻文州你也在啊?”宋晓没理会徐景熙,他看见喻文州的时候愣了一下。


喻文州走上前去,露出惯常的微笑和他俩握了握手:“以后就是室友了,请多关照。”


“嗯,刚才通知所有学生过一会儿要下去参加典礼,我们先下去?”李远气定神闲。


“怎么不早说?”徐景熙飞快地开始整理自己的仪容“我们快先下去,听说训练营的导师和教官都很严厉的。”


李远依然气定神闲:“没事,慢慢来,还有半个小时。”


“你……”徐景熙无言。他小心地抬头看了一眼喻文州,印象中这位友人的性子一向安静,他不太确定喻文州会不会不适应一天到晚折腾得没个正形的他们。他有些惊讶地看到喻文州脸上露出温柔的微笑,还透露出愉快的意味。


想想也是,能忍黄少的人怎么会在乎这点吵闹。想通了的徐景熙继续和其他人说笑着离开了宿舍楼。


下楼之前喻文州下意识地向楼下看了一眼,操场上的人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而一个挺拔的身影正站在主席台一侧。那人抬了抬头,喻文州没来由地觉得那人好像看了他一眼。


那是方世镜。


典礼开始的时候恰恰太阳到了中天,操场上的少年们一片唉声叹气。


“人生最可怕的事莫过于在大太阳底下听领导讲话。”徐景熙在喻文州身后有气无力地抱怨了一句。


喻文州却不自觉地将腰挺得更直了些,他想起黄少天曾经对他描述的城邦之外的世界,在最炎热的时候日光仿佛烧灼着人的脊背,而人不能露出困倦之态,须得保持警觉——不知道多少叫得上叫不上名字的捕食者潜藏在暗处,只等着你放松警惕的一刻咬断你的咽喉。


方世镜透过音响传来的清正而洪亮的声音拉回了喻文州的思绪,也制止了周围的抱怨。


“全体立正——”


喻文州看到方世镜的身影在正午的阳光下挺拔如一棵不生枝节的树。


“同学们,今天是蓝雨训练营的开营仪式,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蓝雨战队副队长,方世镜。”


周围响起稀稀拉拉的掌声。


“各位顺利通过了联盟的选拔考试,说明各位和联盟已经达成了一致——各位同学愿意为进入联盟而努力,而联盟也初步认同了大家的能力。


“但是在这里,我想重申的是,联盟是守卫城邦的力量,是一支军队,联盟当中的每个人都是战士——这说的不仅仅是异能者,更是联盟中的各个岗位上的工作人员,是现在站在这里的,未来可能成为联盟一员的各位。


“同学们一直居住在城邦之中,也许会觉得我们的生活平静无波,但是在城邦的边境,袭击每时每刻都可能发生,战斗每时每刻都可能发生。在边境的生活并不安逸,因此我们开设了训练营来帮助大家逐步适应战队的生活,来帮助大家成为一名合格的战士。


“在接下来的训练和学习中,我希望大家能够严格要求自己,时刻铭记自己是一名战士,不在任何困难面前退却。我在这里代表蓝雨战队,代表联盟,欢迎每一位优秀的战士来到这里!”


方世镜深深鞠了一躬,周围再次响起掌声。


在蓝雨训练营的训练较之平常确实算是辛苦,不过与喻文州同寝室的几人似乎在一开始都颇为游刃有余。喻文州自己却觉得不至于过于吃力,却也并不是特别轻松。他的成绩一直不偏不倚地保持在中游通过了五次考核。在最后一次考核之前方世镜在训练营中剩下的为数不多的人当中作了个调查,有意向去往其他战队或者联盟总部工作的训练生都离开了蓝雨,仅剩下他们四人。


最后的两个月他们将去到蓝雨战队驻地实习,由战队队长和副队长对他们进行最后的考核,再经过联盟主席批复之后,他们就将成为蓝雨战队的正式成员。


一路颠簸,喻文州一直在眺望车窗外的风景,越是靠近战队驻地,周遭景色越是荒凉。正在喻文州觉得有些单调,昏昏欲睡之时,徐景熙一声低低的惊呼惊醒了他。


车窗外出现了一座塔。


那座塔通体白色,直直插入蓝天,站在上面无疑可以俯视用于防御的墙壁内外。而塔顶之下有个不大的平台,喻文州猜想那是供人站立的。这大概是一座瞭望塔,他在心里想。


“这是南方高塔‘游离’,蓝雨的重要防线。”坐在他身后的方世镜幽幽开口“在你们还没有成为正式队员之前,‘游离’是禁止进入的。”


“这就是游离?”李远看了一眼窗外,此时游离已经到了他们身后。喻文州知道李远这么说的原因,倒不如说其实他们每个人心里都怀着这样的想法。这座塔虽高,可要说它是游离,却总觉得和他们想象中的游离塔差了些什么。


在城邦四方的战队都有一座用于防御的高塔:北方猎寻,西方吞日,南方游离,而东方的轮回战队修建的则是双塔荒火和碎霜。这五座高塔修建以来,从没有任何外来的攻击能够越过他们的防线。喻文州在书中读到过关于西方高塔吞日的记载“烈焰化作无尽的箭矢从塔上飞下,砸在城邦的边界,剧烈的白光铺开成为雪花一般的火力线。如果入侵者还有余裕抬头,他们将看到吞日喷吐的烈火甚至比太阳还要灼目,但他们无一例外都死在了雪花火力线上——就像是注定了一样。”


游离是与吞日齐名的高塔,而他们刚刚见过的这座高塔,却没看出任何过人之处来。


方世镜看出了他们心里的想法,说道:“现在塔上没有人,等到需要的时候,会有人使用它。”


“我们可以吗?”徐景熙侧过头去问。


方世镜笑:“普通人一般都是上去瞭望,攻击大部分情况下都是异能者来。现在控制游离的是魏琛队长,未来的控制人你们很快也会见到,蓝雨有两个年轻的异能者,和你们年纪差不多。”


他看向喻文州, 补充了一句:“少天也在。”


喻文州心里突然涌起了一种难言的激动,或许是由于久别即将重逢,或许是他迫切地想要看到年余前相别的友人如今的模样。


总之——就好像在他平静如水的心绪中,扔进了一颗石子。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