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影

【喻黄/蓝雨中心】天光01

*突发脑洞 设定清奇 文笔全无 ooc可能 不适慎入

01

喻文州一个人坐在图书馆里,他翻动书页时发出的细微声响是偌大的图书馆里唯一的声音。

这时候天尚不算太晚,太阳刚刚西斜,只是这座城市里唯一的图书馆里却空旷无人。这实在不算什么稀奇的事,现在已经很少有人愿意来到这里读书了,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拒绝思考,也不愿意在故纸堆里翻阅曾经的辉煌。

那些辉煌的文明已经破碎了。

几百年前人类之间的战争摧毁了曾经辉煌的文明,在战争中苟延残喘下来的人类企图寻找一片新的居所重新创造一切,却发现一夕之间这片大地之上的许多生命以一种诡异的速度变化了,它们的力量开始越来越强大,令人类难以招架。

那场摧毁辉煌文明的战争被后来的人们称为“最后之战”,然而自然嘲笑着人类的天真,她不再温柔地庇护人类,最后之战之后,人类才真正陷入了原始的、野性的、关于进化的永无止境的战斗中去。

所幸上天留下一线生机,也有极少数的人类参与进了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怪异进化中。他们依旧保持着原来的模样,而他们身体里却蕴藏着异能。联盟召集了他们,让他们作为战士,编入各个战队镇守着边界。人们一度爱戴他们,视他们为英雄。

而这也是上百年前的事了。现在的城邦内部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嘈杂声音,在异能者长期的镇守下变异的生物越来越少攻击城邦,而拥有自主意识的异能者对于城邦内的一些当权者而言,像是一门威力无穷却随时可能调转炮口的危险大炮。人们筑起高墙来抵御入侵,而各个战队在联盟的周旋之下依然作为最后一道防线镇守在边境,只是人们对他们的看法不再和当年一样了。

而在这样的喧嚣之中,少年喻文州沉默着。他很少参与身边的人们的谈论,只是经常坐在空旷的图书馆里思考着一些别人都不怎么思考的问题。

图书馆厚重的大门被无声地推开,一个少年的脑袋同一线阳光一起探了进来。少年朝喻文州招招手,喻文州把手里的书放回原处,眯眼看了看外面有点刺眼的夕阳,走出了图书馆。

“…这图书馆真是人越来越少了啊,昨天看着还有两个人的,怎么今天就只有文州你了。”少年咬着个包子含混不清地说道,顺便把手里的袋子递给喻文州“文州你看我给你带了晚饭。”

喻文州接过袋子,里面是还有些温热的饭菜:“谢谢少天了。”

“咱们俩谁跟谁啊什么谢不谢的。”黄少天终于咽下了最后一口包子“文州啊你记得明天早上帮我请个假……我又要去测试了唉。”

喻文州应了一声。他知道黄少天是蓝雨战队的预备队员,一名异能者。接受和普通孩子一样的教育已经是联盟主席冯宪君为联盟中的青少年异能者争取到的最大权利,而条件是异能者必须要按时进行一定的测试,以确保他们的心理状态及各方面素质良好。

黄少天没像往常一样继续扯些别的有的没的的话题,反常地沉默了。直到走到他们的宿舍门前,黄少天才开口,他的声音犹犹豫豫的,少了点平时的轻快。

他说道:“文州,我可能不回来了。”

喻文州心中一动,他想开口说些什么,最后却只是普通地说了一句:“早点休息吧,少天。”

说起喻文州和黄少天的相识,似乎是两个被排挤的异类凑到了一起。

在认识黄少天之前喻文州就和周围的学生们有些格格不入,他总是会想一些别人觉得无关紧要的问题,得出一些别人认为匪夷所思的结论,在课堂上会用那些只有故纸堆里还找得到的词汇和老师从容而坚决地辩驳。周遭的人都觉得他是不可理喻的,谁会想要走出这座城邦去看外面那被变异的动植物占领的世界?谁会想要去关注那些披着人类外皮守在边界的怪物?

只有喻文州会。

喻文州的父母都在联盟中做文职工作,这让喻文州对于联盟中的异能者以及城邦之外的世界有着别样的感情。他不理会周围的声音,只是默默地做着自己的事情。长此以往,周围的学生们或多或少都对喻文州有些疏离。

而当黄少天到来的时候,这个普通的班级里又掀起了惊涛骇浪。

起初一切都是正常的,黄少天性子活络,和周围的人相处得都很快活,直到有一天一个女生看到他手腕上带着蓝雨徽记的特殊手环,发出了一声惊叫。

“诶诶诶这个没事的没事的这个只是一个普通的手环而已啊……”黄少天慌乱辩解的声音渐渐低下去,最后没了声息。

所有人都知道那是什么。每一个接触外界的异能者身上都有这种装置——监控他们的状态,在必要的时候以特定的手段制止他们的危险行为。

那之后黄少天的周围多出了一圈真空地带,某个放学时候的下午喻文州看见黄少天看着腕上的手环神色复杂,最后他却只是叹了口气,翻涌着情绪的目光在片刻之后又平静得像死水。

喻文州第一次见到这样近乎麻木的平静出现在一个少年人身上,他有点担忧地走过去唤了一声:“黄少天?”

“诶你是……不好意思啊等我想想……喻文州!喻文州对吧?”黄少天像是突然回过神来“你好啊喻文州,不好意思我好像挡到你的路了?你等等啊我收拾一下东西。”

“没关系,你没事吗?”喻文州在黄少天后面找了个空座位坐下来“你脸色不太好。”

“有吗有吗?我觉得很好啊。”黄少天把桌上的书一股脑儿塞进书包里又往边上挪了挪。

喻文州在心里叹了口气,说道:“你也不要担心……没事的,他们只是有点惊讶。”

黄少天摇摇头:“没事,我都知道的。”他转过身来趴在喻文州面前的桌子上,笑着问他“披着人类外皮的怪物,随时可能走火的枪,你不害怕吗?”

喻文州缓慢而坚定地摇头:“我并不觉得我们之间有什么不同。”

“那你也是个怪人。”黄少天笑嘻嘻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又匆匆地转过目光去。

后来原本和黄少天同宿舍的学生申请了更换宿舍,喻文州主动换了宿舍,开始了和黄少天在同一屋檐下的生活。他们渐渐熟识起来,喻文州慢慢地知道,那种近乎麻木的平静,是每一个将要进入战队的孩子所习惯的。

他们被要求没有过激的情绪,有专门的人员训练他们如何控制情绪——要不是亲眼见过,你没法想象那些待在训练营的正当活泼好动的年纪的孩子全用那种空洞洞的眼神看你,那太可怕了。当时黄少天这么对喻文州说道。

黄少天是在训练营中少数性格活泼跳脱的少年,只要情绪波动不超过规定值,训练营里的工作人员也很喜欢和他说笑。毕竟这是死寂的训练营里为数不多的充满生机的欢快声音。

他是不一样的。

少有人知道黄少天是蓝雨战队的队长魏琛从城邦之外带回来的异能者,没有人知道他是怎样在城邦之外那恶劣的环境中生存下来,也没有人知道魏琛怎样找到的他。他像是高耸的城墙之外那一支孤独地参与了这场进化最后却生死不知的人类的遗孤,在一个雨夜狼狈不堪地逃回最后的家园。

“少天,城邦外面是什么样子的?”喻文州曾在他们彼此熟识之后问过黄少天。

黄少天摇摇头:“不好说,总之就是和城邦里不一样,每一处都不一样。文州你怎么会想知道这个?”

“少天去过图书馆吗?”喻文州看向宿舍的窗外,那座年老的建筑沉重的色彩与周遭的环境格格不入“那里有一些最后之战以前的文明留下的书籍,里面满篇都是对自由和平等的歌颂。”

而城邦是个囚笼,囚笼里是安全的,却也是与自由隔绝的。喻文州没有说这后半句话,他们彼此心照不宣。

“总有一天我们会走出去的。”黄少天说道,在不露出异能者那种死水般的平静的时候,他的眼睛里满是明亮的光。

在这个麻木的城邦里,没有人知道他们会不会成为为了走出城邦而努力的第一代人,也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未来会不会如他们所愿地走向一条迂曲坎坷却通向自由的道路。

喻文州曾觉得时间还很长,他有足够的耐心在这条曲折的道路上慢慢努力。然而还没等他回过神来,黄少天的离开就已经近在眼前。

他躺在宿舍的床上,睁着眼看着窗外漫进来的夜色。灯已经熄灭了,然而他们都还没有入眠。

而无论如何,当太阳再一次升起的时候,他们将走上不同的道路,抑或者他们仍然走在相同的道路上,以不同的方式。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