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影

【喻黄】当我们谈论荣耀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写了两三个小时,眼睛有点不舒服,但是就是想今晚一口气写完。


脑洞来自于偶然间看到的一个问题“为什么人们谈起不喜欢或者承认有缺陷的东西比谈论喜爱的东西要容易的多?”


不知道有没有写出我想表达的,ooc可能,还是慎入。


抱歉废话有点多,最后说一句。


希望有一天,所有的热爱都得到尊重。


——————————————正文


当我们谈论荣耀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喻文州side


 


这是常规赛中蓝雨难得的休息日,黄少天跑出去说是要参加一个什么聚会,少了个在边上吵闹的人,喻文州做完练习以后也觉得有些无聊,翻开战术笔记却也没什么好做的,于是他戴了个帽子准备出去转转,临出门时想想还是拿过一副平光眼镜戴上。在气温不低的G市捂得太严实更容易引人注目。


 


喻文州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溜达着,路上见到一家名字有点眼熟的甜品店。他想起来黄少天之前和他提过这家店的甜品很好吃,闲来无事他打算进去坐坐,毕竟是宅男,他也不太受得了长时间地晒在下午灼烫的日光底下。回去的时候还可以给黄少天带点吃的,不过不知道他去聚会会不会吃撑了才回来。


 


“喻队?”刚踏进甜品店的门买了杯柠檬水,喻文州就听到了一声低低的惊呼,显然是那人刻意控制着音量。他循声看去,是蓝雨的随队记者小连,她正和另一个年纪相仿的姑娘坐在一起喝着果汁。喻文州笑着向她点点头,小连热情地招呼着喻文州过去坐。


 


“打扰了。”喻文州落座的时候礼貌地对着另外那个姑娘说了一声。之前那姑娘一直低着头喝果汁,她抬起头来看了喻文州一眼,声音里带了点惊讶:“喻文州?”


 


喻文州也微怔了一下,他看着这姑娘十分面熟,却一时间想不起来她的名字。


 


“许静你不是不玩荣耀?你也认识喻队啊?”小连像是发现了新大陆。


 


许静摇摇头:“我当然不玩荣耀,我和喻文州以前是同学。”


 


喻文州想起来了。许静是他还没进入蓝雨的时候的同班同学,两人算不上十分熟识。喻文州一向待人温和,却不见得与谁十分亲近,而许静也是个少言的人,待人礼貌却也不十分热络。两人在中学时代交集不多,后来喻文州进入了蓝雨成为职业选手,也就再没见过许静。


 


“诶想不到许静你和喻队还是老同学啊……要不我改个日子也采访采访你?”小连开着玩笑。


 


“我又不玩荣耀。”


 


小连摆出一副埋怨的神情,正准备说什么手机却响了起来,她向喻文州抱歉地笑笑,到一边去接了电话。没过一会儿她又匆匆回来,拎起自己的包,有些忙乱又带着点抱歉地对喻文州说道:“抱歉啊喻队杂志社那边突然说要开个会……”


 


喻文州温和地向她笑笑:“没事儿,你先去吧。”


 


“那喻队你在这儿和许静慢慢聊会儿我先走了,别忘了我们后天说好的访谈……”小连看了一眼手表,随手把放在桌上的手机塞进包里就三步并作两步离开甜品店。


 


小连的脚步声远去之后,甜品店里的气氛又沉默了下来。喻文州和许静确实算不上太熟,不过这时候就离开确实不太好,他正准备想个什么话题来补救一下有点尴尬的气氛的时候,许静先开口了。她看起来有点漫不经心,手里拿着搅拌棒搅着面前的果汁。


 


“还在打游戏啊?”


 


喻文州“嗯”了一声,许静看着他,目光也是有点懒懒散散的。喻文州莫名其妙的想起郑轩,他在想面前的姑娘下一句话会不会就是一句“压力山大”。


 


“你和同学好多年没联系了,自我介绍一下,我现在在文学杂志社做编辑。小连和我在大学里认识的,她经常和我提起你。”她抬起果汁来抿了一口“我看了一些关于你的报道,你在的战队叫蓝雨?我听说一开始你打得也不怎么好。”


 


“一开始是不怎么,后面慢慢地就好了,现在也还不错。”喻文州知道说些专业词汇对方也听不懂,索性含糊其辞“有一点条件限制,所以开始会困难一点。”


 


“你就那么喜欢玩?”许静问道,只不过她的语调依然随意,这让她的话没了几分喻文州少年时听多了的家长和老师们训斥时的锐意。许静的声音平淡,不等着喻文州的回答,就继续说道“老师们都感到很遗憾,很多同学也是。毕竟你成绩那么好。”


 


喻文州感到有些不适。他知道即使在现在,电竞在许多人——不得不承认是大多数人眼中不算是个正经职业,相反地总是被扣上玩物丧志之类的帽子。他在职业圈打了这么些年,像许静这样明里暗里直来直去或者七弯八绕地劝他的人不在少数。不过许静和他不算太熟,他回答得有些敷衍:“就算不喜欢,我也玩了这么多年了。”


 


其实喻文州想说他喜欢荣耀,很喜欢很喜欢。


 


他曾在蓝雨训练营里沉默地努力着,用缜密的思维和夜以继日的努力弥补着并不出众的手速。总有人发现他的光芒和他的努力,就好像蓝雨的未来之星带着认真的神情在他身边说“文州你这么强他们怎么会好意思嘲笑你啊不就是一点点手速吗好像谁稀罕一样看我三段斩上挑连突刺幻影无形剑打得他们找不着北!”,又好像蓝雨的第一任队长在连败三局之后面容疲惫眼睛里却闪着光芒,对他说“蓝雨的未来就交给你了小子”。后来他作为蓝雨战队的队长承担着一切质疑的声音,耐心地将蓝雨锤炼成为一支最为包容的战队,用心弥补着蓝雨的每一个缺陷,使得一个选手各具特色也各有毛病的战队坚不可摧。他和蓝雨的利剑开创了蓝雨的双核时代,用汗水和心血一点点地塑造起了蓝雨的辉煌。


 


他的心血和热爱都给了蓝雨,给了荣耀。可是面对许静小心掩藏起质疑口气的提问,他还是没有说出他有多喜爱荣耀。


 


也许换成十四五岁刚刚进入蓝雨训练营的喻文州,他会底气十足毫不犹豫地说我爱荣耀,我愿意把青春岁月贡献给荣耀。他能和别人谈论好久好久关于荣耀的事,关于荣耀的好,有时候喻文州想起当年的自己活脱脱又是一个黄少天。只不过随着岁月的流逝,喻文州依然坚持着荣耀,坚持着初心,可是慢慢的他不再向很多人说起他对荣耀的热爱。他永远不会否定他内心炽热的爱,可是他已经很少再和别人谈论起这份感受了。和他一起分享这份热爱的只有那些心里怀着和他一样的热爱的人。


 


可能是年纪大了,喻文州有些唏嘘。


 


许静在这时开口打断了喻文州的思绪:“我觉得你玩得不错,还拿过个冠军。”


 


“你还记得班主任吧,他从前特别喜欢你。后来你去打游戏了,他经常唉声叹气的,说这么好的孩子怎么偏偏玩游戏上了瘾。”许静突然笑了起来“你有几个朋友,别看平时和你一起打网游,一开始还觉得你去玩职业挺酷,后来又觉得你肯定玩不走,凑在一起想了好多办法,到最后也没跑去蓝雨劝你。”


 


“班里有几个以前喜欢你的女生,老凑在一起说,网游有什么好玩的,能比念书和前途重要?”许静拿腔拿调地模仿着中学女生碎碎念的语调,说完又解释道“我可不是去听墙根,她们实在闲着无聊还拉着我说。”


 


听着她这有点多余的解释喻文州感觉有些好笑,都那么多年前的事情了,他也不在乎。许静似乎在拿他离开之后的事情当笑料,他听着她讲心情却莫名地没那么糟糕了。


 


“我估计全班所有人对你的印象肯定都是最深刻的,谁提起喻文州来,都说‘唉,不就是那个上学上到一半跑出去打游戏的嘛’。我妈也老和我唠叨不能学你,说也不知道你家长怎么想的。我费了半天劲才说清楚我不玩荣耀。”许静一个人说着,似乎也不觉得尴尬。喻文州感觉她和他印象中学校里那个说话不多的姑娘相比有了些变化,或许是在杂志社工作,日子久了话也多了点。


 


“不过我也挺佩服你的,挺有胆儿,敢上着上着学就跑出去打游戏,一开始打得不好——你们叫那什么条件限制?后来也还能玩下来。起码你玩得好就成了……我记得你们这行收入也挺不错的。”许静说到这儿,停下来看着他,问了一句。


 


“不过你刚才说的什么话?玩了这么多年,你真不喜欢?”


 


喻文州再傻也听得出来这姑娘在说什么。他笑了一下,说道:“喜欢啊,当然喜欢,不喜欢我怎么打这么多年。”


 


“行了,你好好玩就成,外面那个蓝衣服的是你队友吧?喻队长慢慢忙,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许静一口喝完了面前的果汁,拎着包站了起来“我以前也想过出去玩点别的,后来还是没去玩。你喜欢玩这个……嗯荣耀,就好好玩吧。有些人该别理就别理,尤其是无聊的说客。”


 


许静踩着高跟鞋走了,喻文州抬眼看向外面的阳光,有些刺目的明亮里有人走来。


 


黄少天 side


 


“唉哟黄少天,平时怎么约你你都不来啊,今儿个终于请来你这尊大佛了?”饭店的包间里,几个年轻的小伙正推杯换盏,见到刚刚打开门进来的黄少天就吆喝了起来。


“哎不是我说我平时很忙的好吗我好歹是个竞技选手平时要训练要比赛的好吗?这不是常规赛里抽出来一个休息日就跑来和你们聚会你们这些没良心的!”黄少天找了个空位坐下“先说好了我可不喝酒啊我们这些打职业的不能喝酒的喝酒了手会抖手抖拿不到冠军你们可赔不起啊……”


 


“我靠黄少天,你怎么还在玩啊。”在座的都是黄少天中学时期的好友,黄少天和谁都熟,听黄少天这么一说周围的人也都体谅他没给他倒酒,只是不知道谁这么喊了一句。


 


“说的是啊,你这都玩了好些年了吧?七年?八年?我当初还以为你小子就是随便去玩玩。”


 


“去去去去你是去了训练营结果被刷下来那个是吧我可记得你呢别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啊……”黄少天精确地从人堆里找到了说话的人,立即展开了嘴炮攻击。


 


“得了得了黄少,谁都说不过你。”有人看不下去了,说道“不过黄少你这也玩太久了啊,都这么些年了兄弟们大学都毕业好些年了,黄少你就算不读书也得找个正经工作干干,不务正业也得有个头,总不能玩一辈子啊黄少。”


 


“去去去要你管要你管!荣耀碍着你了?我就是爱打荣耀你想说什么你说啊反正你说了也没用,我可还年轻着呢职业联赛还可以打好多年哼哼那些战队起码五年之内会在本剑圣的压制下不得翻身!”黄少天谈起荣耀就容易激动,拿着双筷子挥舞着。


 


“说实在的,黄少,你玩这么多年还不腻啊。荣耀这东西随便玩玩还可以,时间久了也就那样,干嘛那么执着啊。划不来啊黄少。”坐在他边上的人开口了。


 


“你们是我妈吗管这么多?吃饭吃饭本少要饿死了!”黄少天不再理会,闷头吃着饭菜。


 


其实他觉得心里有点发堵。


 


当初魏老大从网游里把他发掘出来,说服他父母让他去做职业选手,在座的这些朋友都是支持他的。在他们年少的想象当中,职业圈是个高手云集,快意恩仇,可以肆意挥洒的地方。这些朋友当中不乏当初也一起去参加过蓝雨的训练营,后来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不得不中途离开了。


 


只有他坚持留了下去,坚持着年少的他们心中的那个梦境。


 


黄少天算是一个天才,但是进入训练营的日子越久,他发现只有天赋是远远不够的。他开始认真刻苦地学习理论,提高技术,练习和别人的团队配合,在训练中不断地提高着自己,逐渐的有了自己的风格。


 


后来他认识了喻文州,也发现有的时候天赋并不能完全地限制一个人。在手速的限制之下喻文州最大程度地发挥着他的实力,优秀的战术素养,合理的节奏掌握,从容而准确的团队指挥,再加上面对缺陷的从容、坚韧和耐心,让黄少天认识到喻文州这个人平平手速之下强大的实力。


 


一开始是魏琛,然后是喻文州,蓝雨给了他很多期待,让他期待站在职业赛场上。后来他作为黄金一代出道,在第六赛季夺冠并封神。他在职业选手这条路上挥洒着汗水,也站到了许多人可望而不可即的高峰。


 


但是他突然发现,那些年少时和他一样热血沸腾,一样胸中满怀着热爱的少年已经长大了,时间悄无声息地打磨着他们,无声地磨去了他们年少时的幻想。


 


他很想和这些曾经的好友们说,其实职业选手风光是风光,其实也挺累的,每一个对手都很强,也很值得尊重,夺冠很不容易,不过也就是这样才让人一次次起了挑战的念头。


 


他很想告诉这些曾经的好友们,荣耀的赛场上每个对手都值得尊重,每一次的拼搏都竭尽全力,职业联赛和网游不一样,得学会不管是成功还是失利都得记得比赛还没有结束,或者冠军每年都有一个。有时候他自己难过起来也会忘记,可是他有个队长特别好,每次都会提醒他。


 


不过一向能说会道的他却一个字也没出口,只是默默地听着别人谈着别的话题。他现在要是说起荣耀,肯定又是一片劝他找点正经事做的声音,可是他除了荣耀,一下子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现在想想,荣耀,蓝雨,职业联赛,真的占去了他青春年华里的太多时间。


 


他并不后悔,他直到现在也觉得这是值得的,只是他并不想开口。他知道这些都是真心待他的好友,他们从少年时期起就熟识,彼此之间也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


 


只是热爱始终是一种太过于私人的东西。黄少天一向是想什么说什么的人,只是他忽然发现,他一直全身心热爱的东西太过容易被轻视了。


 


没人会喜欢这样一种感受。


 


吃过饭之后黄少天又和朋友们闲扯了几句,借口下午还有训练就先行离开了。不知怎么他突然有点想念蓝雨,想念他的队友们和他的队长。


 


这才分开几个小时呢。黄少天自嘲道。


 


步行回蓝雨的路上他看到自己一直很喜欢的那家甜品店,打算去里面买点什么,用美食化解一下自己有点郁闷的心情。刚刚走进去就看见喻文州含笑看着他。


 


“好巧啊,少天。”


 


 


尾声


 


黄少天舀了一勺冰沙放到嘴里,含混不清地对喻文州说道:“队长,我觉得还是和你们在一起最好了。”


 


“少天你说什么?”喻文州放下手机,他刚刚收到个短信,是小连发来的访谈具体时间地点。


 


黄少天咽下嘴里的东西,口齿清楚地说道:“队长,我觉得还是和你在一起最好了。”


 


喻文州顿了一下,说道:“少天,我也是。”


 


毕竟他们怀着同样一份爱,就这么互相扶持着走了许多年。


 


评论(2)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