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影

【喻黄/蓝雨老中青】难得与易失(短完)

*ooc可能,有私设,有私心,有扯淡,轻拍

*短篇完结。流水账一般的文风

**这世上最难得而易失的,莫过于时光

那是黄少天来到蓝雨的第二个夏天,日色西沉,训练室里的人都三三两两地离开了,黄少天坐在电脑面前做完了最后一点练习,桌子上摊着一本喻文州的笔记本,黄少天翻了两下觉得没趣,坐在椅子上无聊地等着喻文州回来。

本来这时候他们应该在一起做完各自要做的事情然后一起去食堂的,结果喻文州半道被魏琛叫走了。

就在昨天下午,喻文州连胜了魏琛三局。黄少天坐在训练室里感觉有点不安,他也说不上来这种不安是从哪里来的。他想起昨天和喻文州的三场比试结束之后,魏琛从电脑前站起身来,向喻文州笑了笑,说了几句打得不错之类的话就拿着索克萨尔离开了。那时候黄少天鬼神使差地跟过去,只看见魏琛站在走廊里倚在墙上看着手里的索克萨尔良久,然后把它揣回兜里。

“你小子在这儿干嘛?练习做完了?”魏琛看见了在边上探头探脑的他。

黄少天吐吐舌头:“来看看魏老大你输了有没有躲起来哭啊。”

“去你的!”魏琛走过来揉了一把他的头发“训练去训练去!”

黄少天不情不愿地挪向训练室,他突然回头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魏琛并没有与他并行,他走向走廊的另一边,黄少天知道那是经理的办公室。

他突然间什么也说不出口,在心里对自己说魏老大肯定是去跟经理说喻文州表现很好以后可以跟着战队一起打比赛。

他猜的并没有错,可是他明知道一定还有其他的什么事,他却不愿意去多想。

“少天,魏队找你。”喻文州终于回来了,在黄少天抒发完“你和魏老大怎么那么磨蹭我坐在这儿都快长草了你才回来快去吃饭不然待会儿食堂的双皮奶又没有了”之类的感情之后,他才平静地开口。

“嗯。”黄少天像是一下子蔫了。喻文州看向他的目光里全是担忧,他摆摆手撂下一句“文州你帮我收下帐号卡去食堂占个座等我”就快步走出了训练室。

魏琛站在外面抽烟,这时候天色已经黑了,路灯却还没亮起来,香烟燃烧的地方那一点红色的光亮就显得醒目。

“魏老大这都到饭点了还不放我们去食堂你是想饿死我们饿死蓝雨的未来啊?有什么事情就快说快说快说!”黄少天没来由地觉得气氛有点沉重,他试图以他最为擅长的方式来缓和一下气氛,到最后自己也没了什么底气。

“你小子少说点,吵得老夫脑袋疼。”魏琛吐出一个烟圈“这两天训练感觉怎么样?”

“训练肯定是都没什么问题了魏老大你也不看看我是谁啊……”黄少天还没说完,就被魏琛打断了。

“废话,我当然知道你是谁。”魏琛掐灭了烟“你就不能学学人家文州,多安静,整天咋咋呼呼的。”

“跟你小子说话就是容易被你带得四处扯皮。”魏琛突然话锋一转“你第四赛季就能注册出道了,到时候好好打啊,蓝雨就看你们的了。”

“魏老大你这是什么意思?”黄少天心里有点慌,他害怕自己一直回避的事情终于要被证实了。

“老夫要退役喽。”魏琛向外墙靠去,身子撞在墙上发出一声闷响。“蓝雨的未来可就靠你们这些小兔崽子了。”

即使之前就已经有过这种猜想,但一直抱有侥幸心理,觉得这样的事情不会真的发生的黄少天还是如蒙重击。他感觉自己的喉咙有些发涩,半天只挤出来一句:“为什么?就因为输了喻文州三局?”

魏琛听出少年的声音有些颤抖,他又伸手去想揉黄少天的头发,却被黄少天避开。他叹了口气,放缓语气说道:“少天,我就怕你这样。这件事和谁都没有关系,你也别去怪他。”

“以后你就明白了,不为什么,这样对蓝雨好。”

这一句话堵回去了黄少天想说的千言万语,他一言不发,转身跑远了。

路灯亮了起来,魏琛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正好站在路灯底下,一仰头被灯光刺得睁不开眼。魏琛眯起眼睛,明亮的路灯旁边似乎能看到飞舞的微尘,这光亮刺得他想流泪。

他又摸出一根烟。

黄少天没有直接去食堂,他漫无目的地在俱乐部里跑着。他经过战队成员的宿舍,训练营的宿舍,操场,花坛,围墙边的老树,最终他喘着粗气在蓝雨的大门前停了下来。

蓝雨的大门气势宏伟,当初黄少天刚来蓝雨的时候,职业联盟刚刚兴起。黄少天嬉笑着问带他来的魏琛,说“魏老大蓝雨是不是很有钱啊,大门都修成这样”,魏琛一巴掌糊在他脑袋上“傻小子,蓝雨可是要拿冠军的队伍,门面不好怎么成?好好练,等你出道了,我带你小子去抢个冠军!”

门卫好像看见了黄少天,正打算过来问问是怎么回事,黄少天远远地冲他挥挥手,然后慢慢地向食堂走去。

他想起来喻文州还在食堂里等着他。

等黄少天到了食堂,里面已经没几个人了,喻文州坐在靠墙的位置,他打了两份饭菜,看上去都一口没动。

“饭菜有点凉了,少天要不要去热一下?”见黄少天在对面坐下,喻文州放下了刚才一直在翻阅的笔记本。

黄少天摇头,埋头吃饭。喻文州知道他心情不好,有些无奈,却也没再说什么。

这天直到寝室熄灯的时候,黄少天都一言不发。熄灯之后黄少天辗转反侧,一直没有入眠。

喻文州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轻声唤了一句:“少天?”

黄少天像是中了僵直弹一样不动了,过了一会儿闷闷传出一声回应:“文州。”

然后又没了声息。喻文州无奈,只得自己再问道:“少天睡不着?”

黄少天答非所问:“文州,魏老大要走了

。”

“他还没有带我打过职业联赛。”

喻文州也沉默了一下,他开口得有点艰难:“少天怪我吗?”

“我想怪你啊,我也在想要是怪你我会不会好受点。但是你也是努力了这么久才赢了魏老大的,你要是放水,那才让人不好受,赢了就是赢了。”黄少天睁大眼睛看着天花板,语速比平日里放缓了许多“我不怪你,我就是觉得魏老大怎么就这么走了,他不要蓝雨了?”

喻文州刚想开口,黄少天却没给他这个机会,他继续说道:“我知道魏老大总有一天会退役,也知道他肯定会在我之前退役。只是我没想到这么快,文州,我没想到这么快。”

“睡吧,少天。”喻文州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黄少天也没再说话。

这个夏夜,两个少年在各自的沉默和思考中渐渐睡去。

魏琛退役带来了他们一段时间情绪上的低落,但很快他们就没有了低落的时间。第四赛季出道之后喻文州和黄少天真正挑起了蓝雨的大梁。大换血之后的蓝雨战队艰难地成长着,郑轩、徐景熙、宋晓、于锋先后出道,他们汇聚而成的这样一股新生力量在第六赛季的时候披荆斩棘,捧起了冠军奖杯。

那是蓝雨最好的夏天。

他们互相拥抱着,大声地欢笑和哭泣,泪水和汗水混杂在一起从他们的脸上身上滚落。庆功宴之后他们余兴未消,一群年轻人跑到KTV里去唱歌。

“蓝雨万岁!!我们是冠军!!!”不知道是谁喝得醉了,扯过话筒来不管在放着什么歌就这么吼了一句,引来周围同样喝得晕晕乎乎的同伴们的应和。接着又有人抢过话筒来一句着调一句不着调地唱歌。

庆祝之后他们都疲惫地躺倒在酒店的房间里,黄少天玩累了,这时候也异常安静。喻文州转头去看他,黄少天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眼睛亮亮的。他突然爬起来,坐直了身体一脸严肃地看着喻文州,用着比平时商讨战术还要正经的语气说着:“队长,我们在一起再打很多年,拿很多个冠军吧。”

喻文州被他影响得也坐起身来,一本正经地答应道:“好啊,少天。”

下一秒那人就躺倒下去打起了小呼噜,喻文州有些无奈,还是过去替他掖好被子。他看到黄少天的手机亮了亮,似乎是收到了一条短信。又打比赛又闹了一晚喻文州也十分疲惫,就没太在意,自己也很快沉入了梦乡。

夺冠的喜悦还没有淡去,新赛季很快就到来了,蓝雨的成员们又回到了不是在比赛就是在准备比赛的日常生活里。就在无数次胜负之中日子飞快地逝去了。

第八赛季,于锋转会百花。

在新闻发布会上于锋简单地表示了对蓝雨队友一直以来的帮助和照顾的感谢,也表明了希望能够在百花得到更好的发展的愿望。黄少天坐在电视面前看着发布会的直播,脸色阴郁。

等到于锋回来向曾经的队友们辞行的时候,他和蓝雨的队员们一个个地握手,交换一些简单的祝福话语。轮到黄少天的时候,他沉默地和于锋握手,却沉默不语。

于锋感觉有些尴尬,他想放开手,可是黄少天没有放手,反而更加用力地握住。

喻文州想制止黄少天,黄少天却抢先一步开口了。

“于锋,蓝雨对你来说算是什么?”

于锋怔了怔,然后他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转会去百花是他的自由,蓝雨确实给过他培养和帮助,让他成长为一名全明星选手。这里的每一个队友都曾经和他一起为了每一次的胜利而拼搏,也都曾经在胜利或失败,欢喜或悲伤的时候和他拥抱过。他不是不喜欢蓝雨,蓝雨哪里都好,只是给不了他地位。

那么这样的蓝雨,对他来说算是什么呢?

“是过去。”

黄少天放开了他,转过脸去不再看他。

于锋和喻文州握了手,他看出来喻文州的神色复杂,微笑中似乎含有一丝歉意。他向这位曾经的队长摇摇头,拎起行礼走出了战队大门。

走到门外,他突然又回头,郑重其事地说了一句:“谢谢。”

他不会忘记蓝雨,不会忘记那个和蓝雨一起捧起冠军奖杯的夜晚,不会忘记他在那个夜里扯过KTV里的话筒在酒精和喜悦的作用下大声喊着的“蓝雨万岁”。

但那只是过去了,他从蓝雨学到的,就是目光永远看着当下。

等到于锋走远,队友们也陆续离开了,黄少天揽过喻文州,把额头抵在他的肩膀上。

他们就这么沉默了一会儿,最后是黄少天先开口,声音有点哑,他说:“队长,于锋走了。”

喻文州“嗯”了一声,然后说道:“少天,一会儿我们去训练营看看吧。”

蓝雨不会被过去绊到脚步,他们的目光着眼现在,眺望前方。

卢瀚文是个讨人喜欢的孩子,不仅技术和意识各方面都很优秀,性格也活泼外向,招人喜欢。喻文州在和卢瀚文的父母进行了交涉之后就带卢瀚文来到了战队训练。

黄少天尤其喜欢卢瀚文,每天都和卢瀚文一起打打闹闹,只要一到休息时间就你追我跑搞得整个俱乐部鸡犬不宁。有一次郑轩正没精打采地帮公会抢BOSS,结果卢瀚文突然过来抄起他的水壶就跑,惊得他手一抖放出去一堆技能,后脚跟至的黄少天还不忘点评一句“郑轩不错嘛对面的不知道还以为是张佳乐来了”就又去追卢瀚文,卢瀚文拿着郑轩的水壶挡在身前大叫黄少你再抢我零食我就叫队长了,结果黄少大灰狼仍然步步紧逼嘴里还说着什么这种小事怎么要麻烦队长呢找副队长就好了云云。郑轩无奈地把耳机的声音调得更大了些。

不过玩闹归玩闹,黄少天还是很愿意花时间来指导卢瀚文的。平时除了日常的训练、比赛和战术会议,黄少天多数时候都用来和卢瀚文打指导赛和复盘。有时候弄得晚了,喻文州会给他们端来两杯牛奶提醒他们休息。

卢瀚文也很喜欢蓝雨,完全把蓝雨当成了自己家,把每个队友都当成了亲人,和大家打成一片,像极了黄少天。队里对他既有适当的引导,又不过分保护,即使是因为他的失误而比赛失利,队里的前辈们也只会安慰他几句,无声中培养着他越挫越强的性子。

那是国家队刚刚凯旋归来的时候,黄少天和喻文州说笑着拎着行李回到蓝雨的宿舍,他们的身上还披着黑红白相间还有些金边点缀的国家队服。卢瀚文跑到他们的房间里说黄少这衣服真好看给我也摸摸呗。

黄少天笑着揉他:“急什么急什么?再过几年就是你去打比赛了到时候主席肯定再给你做身衣服让你穿着去把那些外国人虐得找不着北!现在你要好好训练,训练知道吗,不训练就不能好好提高技术不能继承本剑圣的名号不能带着蓝雨拿十个八个冠军,所以你现在赶快去训练!我和队长要研究战术,战术你懂吗……”

“停停停停黄少放过我吧我这就去训练!”卢瀚文作势捂住耳朵跑了出去。

打发走了卢瀚文,黄少天又转火喻文州:“队长你看小卢这才几天啊就又蹿高了一节唉他长大了会不会比我还要高啊?不行明天我要去看看他技术进步了没有省得这小鬼光长个头不长心我们没在的这几天又偷懒……”

“好了少天。”喻文州含笑打断他“你先把东西收拾好吧,一会儿和郑轩他们一起出去吃晚饭。”

第十一赛季蓝雨止步于四强,第十二赛季总决赛中蓝雨惜败于霸图,老将退役,新人辈出,荣耀的赛场上有人离开,也有人加入。

卢瀚文飞快得成长着,刚刚加入战队的那个少年逐渐长成青年模样。第十二赛季在总决赛中失利之后,卢瀚文也并没有消沉,而是乐观地表示蓝雨会努力争取下一个冠军。

等到十三赛季开始之后,卢瀚文却明显地感觉到,战队开始稍稍地发生一些变化。

喻文州和黄少天对他的要求越来越严格,不仅仅是在技术和意识上,他与队友的配合一次次被黄少天鸡蛋里挑骨头一般地挑毛病,每一次比赛之后黄少天都会在最后留下他来单独复盘,细致的程度让他都有些惊讶。

黄少天在向他施压,尽管黄少天有意识地控制着力度,卢瀚文还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你这样走就落进了圈套了,诶我说你怎么连这么简单的圈套都会落进去,这个可是个失误搞不好能改变局面的,你看你应该往这边走几个身位格,这样就能掩护好队长放个混乱之雨顺便让郑轩上去枪毙他几分钟……”卢瀚文趴在桌子上看着比赛视频,耳边是黄少天絮絮叨叨的话语,他感觉脑子里有点晕乎乎的,什么都听不进去。

“少天,今天先到这儿吧,瀚文也累了。”队长的温润声音在此刻的卢瀚文听来犹如天籁。喻文州走过来,放下一杯温水,温和地道,“瀚文先回去休息吧。”

卢瀚文如蒙大赦地离开了训练室,他隐约听见喻文州对黄少天说道“明天去一趟训练营吧”。

第二天上午的训练结束后,喻文州和黄少天果然去了蓝雨训练营。黄少天不在边上陪着他闹,卢瀚文也觉得有些无聊。这段时间刘小别也很忙,而他也不是那个整天追着前辈pk的小孩了。

他拿出手机准备刷一刷微博,喻文州的电话却打了过来,让他也去一趟训练营。

在训练营里他见到了楚原,是个十五六岁的孩子,玩的是个刺客。在蓝雨训练营这种术士剑客遍地走的地方,一个刺客脱颖而出被喻文州和黄少天看中,卢瀚文想他必然有过人之处。

“前辈好。”楚原微微鞠了一躬。

算算这也是卢瀚文第一次被别人叫前辈,他冲楚原笑了笑问了声好。

“来来来瀚文拿张帐号卡,我们来场2v2。”黄少天坐在电脑后面向他们招手。

“队长也来?指导赛?”卢瀚文嘴上问着,顺从地拿过一张帐号卡“小楚来和我组。”

“去去去,小楚和我一边,瀚文你去组队长。”黄少天道。

“今天太阳从哪边出来的?黄少你2v2居然不组队长?你们吵架啦?”卢瀚文刷卡进训练系统,嘴上也没闲着。

“这是一场亲切友好的指导赛知道吗,指导赛要打得温柔一点怎么能让你和个新人一起对付剑与诅咒呢?这对可爱的新人太残忍了,你进队的时候我们也没这么对待过你啊?啧啧怎么过了这些年心都越来越脏了,叫你少跟微草来往,省得和王大眼学成这样……”在黄少天连珠炮一般的话语下话题很快跑到千里之外,卢瀚文戴上耳机向楚原投去一个安慰的笑容,楚原有点勉强地回了一个微笑。

喻文州坐到卢瀚文边上刷卡登录,从卢瀚文进来到现在除了打了声招呼他一直一言不发,卢瀚文注意到喻文州的脸色有点不好。

“队长?”卢瀚文试探性地唤了一声。

喻文州摇摇头,声音还是平静的:“要开始了,专心。”

“小楚啊听队长说你战术素养挺不错的啊,要不这场你就来指挥吧。”角色刚刚刷新,黄少天不急着操纵手上的小剑客走位,在队内频道聊起了天。

“啊?这样好吗?”对面明显迟疑了一下。

“有什么不好的啊烦烦烦对面可是队长在指挥啊我手都没抬他都知道我要出什么剑边上还有个小卢……你还想不想赢了你?”

“……好吧。”

喻文州选择了直切中路,迎面碰上了黄少天操纵的小剑客“多情剑”。看见喻文州的小术士黄少天立刻冲上前去就是一通砍,公共频道里还不断翻出一条条消息,大意就是全联盟都知道打蓝雨先打队长卢瀚文你小子死哪儿去了再不来队长就要被一波带走了。

喻文州有点无奈,哪有那么不堪啊。

最后不出意料的,喻文州和卢瀚文赢了,黄少天站起身的时候拍拍楚原的肩膀:“挺不错的啊小朋友再努力两年战队的大门敞开了欢迎你啊。”

喻文州招呼他们先去吃饭,别的事回头再说。

卢瀚文有点担心喻文州,相处这么久了他能看出来喻文州的心情不太好,尽管他指挥的时候依然和往常一样沉着冷静,但卢瀚文就是觉得喻文州的状态有点不对。

“黄少。”看喻文州走远了些,卢瀚文扯了下黄少天的衣角,附在他耳边问道“队长今天怎么了?”

黄少天也很配合地在卢瀚文耳边说起悄悄话来,只不过他语速依然飞快:“唉瀚文啊我跟你说队长平时老是笑眯眯的其实他特别容易想太多也不知道是不是玩战术玩多了的后遗症或者是叶不修那个老家伙又暗地里叫他帮忙晚上没睡好啊之类的,要不你去问问他帮他排解排解?”

“少天。”喻文州站住脚步,回头看向他们,也不知道听没听见。

黄少天咳了一声,故作正经地对卢瀚文训话:“瀚文啊我跟你说只是赢了一场不能骄傲自满……”

“知道了……走啦走啦黄少。”卢瀚文满头黑线。

晚风习习。

喻文州从浴室里走出来,看见黄少天趴在宿舍阳台的栏杆上吹风。许是脚步声惊动了他,黄少天回过头来向他招手。

“队长,你觉得楚原怎么样?”见喻文州走过来,黄少天又趴回栏杆上。

“还不错,好好培养的话以后可以在队里承担突袭的角色,战术意识也不错。”

“那小卢呢?”

“小卢很好。”喻文州无声地叹了口气“是我不习惯。”

“没事没事慢慢来,总会习惯的,都会好起来的。”黄少天用着安慰的语气轻缓地说道,他的声音还是那样清亮的,只是他终究不再是少年了。

喻文州再开口时声音有点犹疑:“少天真的不打算多打两年?”

黄少天没抬头看他:“我的状态在下滑……虽然说不是不能打了,但是小卢能做的比我好,也许他能让蓝雨离冠军更近。还有楚原,他是个好孩子,刺客玩得很好,有他在蓝雨可以继续防守反击的战术。他战术意识不错,也能更快领会到队长的意思,磨合起来会容易一点……”他话锋一转“队长,和我打感觉如何啊?”

喻文州有点没适应过来他话题的跳跃,不过依然如实回答道:“不太好,你太熟悉我了。”

“我也是……所以我不想和你打。”黄少天突然转过身来抱住他,喻文州被突如其来的温暖包围了,他只听见黄少天在他耳边低声说着“队长,我不想走。”

喻文州回抱他,他们的胸膛还像第六赛季夺冠时那样炽热,而时间不再驻足。

那是第十二赛季刚刚结束的时候,蓝雨在总决赛中惜败,回去的大巴上蓝雨的队员们都沉默着,包括并排坐着的他们的队长和王牌。

喻文州习惯于在这样的沉默中默默地总结着比赛的得失,身边却突然传来一声闷响打断了他的思绪。

黄少天整个身子砸进椅背里,他看向喻文州笑了一下,说:“队长,我有点累。”

喻文州心中一动,拉过黄少天的手来。他知道以黄少天的风格在场上的消耗从来不小,只是他少有这样表现出疲惫。黄少天顺从地把手伸过去,喻文州发觉在高强度的操作之后,黄少天的手到现在还在不能抑止地有些颤抖。

他力道轻缓地帮黄少天按摩着,有些担忧地问道:“少天?还好吗?”

黄少天像是理所当然地享受着喻文州的手部按摩,仰头看着车顶说:还好,就是有点累。”

喻文州看他渐渐闭上了眼睛,手上的动作也放缓了:“少天先休息会儿吧。”

回到蓝雨之后黄少天认真地和喻文州谈了一段时间,最先知道状态开始下滑的是黄少天自己,在场上凭借着毅力和他一向出色的爆发力他依然可以较为稳定良好的发挥,但是比赛带来的消耗对他的影响越来越大,体力和疲劳成为了他最大的敌人。尽管已经十分注重手部保养,但是高强度的比赛之后还是会有隐隐的疼痛。

比起疲劳更加致命的,是伤病。黄少天有些害怕了。

“队长啊我也不像霸图那些老家伙们有那么深重的执念,小卢现在越打越好了要不再带他一年我就退了这样说不准我们的成绩还更好,听训练营那边说有个新人刺客玩得不错的其实他可以替代我战术上的位置嘛,反正都是打敌人个出其不意这样你们磨合起来也不是特别困难。”宿舍里的灯只开了一个,有点昏黄的灯光下黄少天揉着手腕对喻文州说着。

喻文州依然笑着,但是黄少天觉得他的神情有些不对。然后喻文州问了一句:

“少天真的甘心?”

那时候黄少天躺倒在床上,扯过被子捂住头,被子里传来闷闷的声音:“队长你赢了。”

后来十三赛季开始,黄少天再也没找过喻文州谈这件事。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情感,喻文州还是想挽留他多打几年。只是黄少天不动声色地训练着小卢,喻文州何等的心思剔透,却也许久不知道怎么开口。

等到他终于说出挽留的时候,黄少天在他耳边说:“队长,我不想走。”

他们相识十二年余,喻文州知道没有什么好挽留的了。

这是黄少天第一件不想做却决意去做的事。他不想吃秋葵的时候谁也劝不动,喻文州也只能连哄带骗;他不想喻文州熬夜看录像的时候就会直接去拉了电闸;魏琛欢送会那天他不想去谁都拿他没办法……

可是他想做的事也没人能拦住,就像没人能拦着他打完一场比赛饭都没吃就跑出去帮当了好久失踪人口的朋友刷本,没人能拦住他小卢一被欺负就满世界拉着人PK,没人能拦住他放着单人宿舍不住只因为在训练营习惯了这个借口强行给喻文州的宿舍添了一张床……

他不想走,但他想让蓝雨离冠军更近。

第十三赛季的黄少天依旧保持着不低的出赛率,在外界看来他的发挥依然稳定而出色,只有喻文州知道他这是打算最后一搏。

“再打个冠军就退役也算是功成身退了吧。”黄少天是这么对喻文州说的。

他在无声地改变着自己的风格,减少爆发的次数与强度,在第十三赛季常规赛中后期的比赛中他逐渐展现出精擅控制的一面。他曾在世界邀请赛中展现过这样的打法,不断提高手速引诱对手进行高手速对战时自己却降低消耗避其锋芒,等到对手感觉到疲累时再抓住时机爆发。

有人说他对自身的控制无愧于封神的名号,私下里黄少天看着这些评论会和喻文州吐槽说其实只是自己能快起来的时候少了。

他不再适合长时间的强攻,在需要的时候他必须利用一切情势避开对手的锋芒。

即使如此,第十三赛季蓝雨还是折戟轮回,止步四强。

夏休期到来的时候蓝雨召开了一场发布会,宣布了黄少天退役的消息。

面对着记者的提问,黄少天一反常态地话少,每一句回答都像是背好的官方答案。直到最后被问及“想对蓝雨的队友说些什么”的时候,他像是终于憋不下去一样说了一大堆。

“啊想说什么啊蓝雨当然是最好的战队了别看本剑圣退役了小卢可是正当打啊蓝雨新的剑与诅咒也是很强的下个赛季说不定吓你们一跳……”嘴上漫无边际地跑火车的时候黄少天莫名地想起来于锋转会的那天,于是他在结束了长篇大论之后一脸郑重地看着摄像头说道。

“谢谢。”

想了想他又补上一句。

“再见。”

那天傍晚黄少天回到宿舍收拾行装,卢瀚文无声无息地走进来站在他背后,黄少天转过身来的时候被他吓了一跳。

年轻的大男孩神色阴郁,眼睛里隐隐闪动着细碎的光。小卢早已过了变声期,声音不再是活泼可爱的童声,不过他的声音和黄少天一样偏于清亮。卢瀚文开口的时候声音却是嘶哑的,听得黄少天有点心疼。

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哑着嗓子喊了一声黄少。

“小卢啊嘿嘿……这不我来收拾一下东西马上就走了刚刚发布会也开了你不也知道了吗?让个道儿呗我这大包小包的不太好过。”黄少天就算没话找话,这会儿也觉得有点没话可说。

卢瀚文的眼睛有点发红,他没让开反而以更加霸道的姿势挡住门口,黄少天猜这小子应该是哭了一场,卢瀚文的声音里又有点哽咽了:“黄少,为什么?”

他想问的太多了,想问黄少为什么这么早离开,想问黄少为什么不告诉他,想问他是不是不要蓝雨了,想问他是不是不要荣耀了……

卢瀚文没有说出口,他知道黄少天知道他想说的所有话。

黄少天的面容却平静了下来,用每一次比赛失利之后那样温和却又没有一分多余的安慰的语气对他说:

“瀚文,我要是早和你说,你这赛季还打不打比赛的?”

“这样对蓝雨好,瀚文你以后就懂了。”

卢瀚文怔了一怔,黄少天趁他愣神轻轻推开他就走到了门外,等卢瀚文反应过来的时候黄少天已经把手里的几个包递给了外面等着的喻文州,他站在G市夏天的斜阳里想起什么似的回头冲卢瀚文挥手,喊道:“夜雨声烦在你桌上,别不舍得用啊。”

卢瀚文去到训练室的时候,一张有些磨损的荣耀首版卡沉默地躺在他的桌上,被明亮的灯光照着,荣耀两个字反射出耀眼的光芒。

他沉默着打开电脑,刷卡登录。

“队长,就到这里吧,我自己坐车回去就好了。”黄少天把喻文州手上的包挂回自己身上“我看看我看看手没勒红吧,这第一术士的手可金贵着呢把我卖了也赔不起啊。”

“少天。”喻文州唤了一声。

“诶队长还有什么事吗等等等等车好像来了队长我得走了啊队长不对不能叫队长了文州再见!!!”黄少天看到远处有车开来,又手忙脚乱地拎起放在地上的一些行李“那我先走了,文州你好好打,等你退役啊。”

“嗯。”看着黄少天有些忙乱地上了车,喻文州面带微笑地把要说的话都咽了回去,只是目送着公交大巴渐渐远去。

他们相识十三年,早已亲厚如一家。他们不需要什么悲伤而正式的道别,因为他们的日子还很长,即使离开蓝雨,即使有一天他们也会不得不离开荣耀。

喻文州回到了蓝雨,他看到训练室里亮着灯光。他站在蓝雨大门前注视着那以剑与诅咒为主题的巨大队徽,路灯亮了起来,队徽闪烁着金属的光泽。

这是黄少天来到蓝雨的最后一个夏天。

这是喻文州来到蓝雨的第十三个夏天。

FIN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