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影

【喻黄】晨昏交织04

脑洞,ooc慎入


喻黄见面。跑剧情。


犹豫了好久,还是不敢打伞修tag


感觉离完结不远了


————————————————————正文


04


“暗桥系统接入成功。”


这个声音不止在黄少天的脑海中响起,也在大厅里的许多暗组织成员的脑海中。刚刚连接了一个全新的系统黄少天感到有点晕眩,他撑着墙壁缓了一下,命令暗桥对整座云深大厦进行监视反馈。


黄少天的五感十分敏锐,这在每个人都拥有能够进行大范围无死角监视的联盟中并不能算是一个突出的优势。但现在不一样了,“暗桥”并不是一个黄少天熟悉的系统,甚至不是一个可以信任的系统。在脑海里飞快地处理着监视反馈的同时,黄少天听到主控室外的走廊里传来被刻意放轻的脚步声。


黄少天隐藏到暗处,发现“暗桥”的监视范围不包括主控室及走廊之后就切断了监视反馈。他专心致志地关注着门外的脚步声,来人显然受过良好的训练,脚步轻慢而从容,没有丝毫慌乱。黄少天将手伸到外套内衬里,那儿有一柄短刀。


主控室的门被轻轻推开了,没有人进来。


黄少天依旧没有动,他耐心地等待着,并小心地隐藏好自己的气息。在这样的对峙当中,他有自信自己不是那个先失去耐性的那个人。


有人走进来了,那人穿着一件风衣,手里还握着一把雨伞。他环顾左右,不知有意无意,他的视线和黄少天有一瞬的相接。


留在那一瞬间,黄少天动了。他的速度让人感觉他如同一枚弹射出去的飞弹,来人只是微微一愣的时机,黄少天就已经绕到他的背后,短刀的刀刃抵上来人的咽喉。这时他却觉得来人的喉头微颤,仿佛低声念诵着什么。


随即他看到来人手中的雨伞上有黑气缠绕着,在黑气中他看到那柄雨伞仿佛被扭曲拉长,成为一根修长而古怪的手杖。以那手杖为中心散发出的黑气化成无数利刃向他袭来。


是切割术!黄少天连连后退闪避开那些细小的利刃。那些黑刃虽然不大,但强度远非凡铁可比拟,黄少天用手上的短刀尝试着抵挡朝他左胸飞来的黑刃,短刀竟被直接切开,黑刃险险擦过黄少天的左肩,留下一道殷红的血迹。


黄少天倒吸了一口凉气,还是个厉害的术士,他顺便在心里吐槽了一句果然纪念品店里二十块钱一把的刀就算开了刃也还是那么不经用。现在冰雨不在身边,又手无寸铁,黄少天在脑子里飞快地盘算着周旋或者逃离的办法。他看了一眼那根手杖,莫名地感觉有点熟悉,黄少天在脑海里暗暗地给暗桥下了个指令“开灯”。


虽然不知道暗桥有没有这个功能。


好在虽然是完全不熟悉的系统,不过功能还是给力的,黄少天就等着主控室的灯光亮起然后迅速跑路,他太熟悉这种暗夜系职业了,在突然的强光下他们施放咒术的速度会受到一定的影响。


灯光一亮,黄少天原本打算立刻逃离,不过只是看了一眼对方的脸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队长?”“少天?”两人几乎是同时开口,意识到声音有点太大了,又警觉地环视一下周围确定没有惊动别人。


喻文州低声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一言难尽啊队长。”黄少天轻声说道,他闭上眼睛操纵着暗桥与大厅当中连结暗桥的其他人体内的“天赋”结合得更紧密“队长这是苏神的一个计划,我们现在到最后一步了马上就好。”


“什么计划?”


黄少天在心里默默给暗桥系统的效率点了个赞一边回答喻文州的问题:“这个所谓他们研制的暗桥系统其实是苏神做的,苏神在暗组织潜伏好些年了,他发现这群人强制提高天赋能力的手段会逐渐让人失去自主意识,到时候后果会更严重。他用秋木苏系统控制着暗桥,想用暗桥把他们的天赋能力都抽取出来免得他们到时候连爹妈都不认识。我现在就帮苏神个忙把暗桥和那群人的天赋结合起来免得有哪个疑心病犯的成了漏网之鱼……呃……”黄少天说到最后,突然发出压抑的痛呼声。


喻文州忙上前去搀扶他:“少天,怎么了?”


“队长我没事你看光屏!”黄少天咬牙说道。他强行切断了自己同暗桥的连接,这会儿感觉头疼得快裂了。虽然知道过了这会儿就没事了他还是在心里暗骂一句这系统才接入一个小时不到,切的时候比跟了他好几年的夜雨声烦还疼。


喻文州看向那金色的光屏,光屏暴射出璀璨的光芒,在上面只显示着一行字。


「秋木苏:暴露,撤退。」


随即光屏的金色熄灭,转瞬间变成了诡异的红光。黄少天拉起喻文州就往外跑:“暗桥的控制权被夺走了!苏神可能出事了队长我们快走!”


“冷静点,少天,这边走。”刚才索克萨尔提示他这条走廊里可以开启监视,喻文州就让索克萨尔提供了一条撤退路线。这条走廊里有直通向大厦外面的通道,喻文州安排了郑轩他们在外面接应。


这时候走廊里的灯突然全部亮起,警报声也随之响起。无数的脚步声在围聚过来,喻文州意识到他们被包围了。


如果说暗桥是一个精心策划许久的计划,那么给暗桥计划提供机会的这场宴会,就是另一个针对暗桥计划的,精心设下的陷阱。


喻文州把冰雨塞到黄少天手里,示意他连接夜雨声烦。他自己则挥动起了灭神的诅咒,开始了吟唱。


他还没有到失算的那一步。



飞机缓缓降落,叶修推醒了张佳乐,拎起行李走下了飞机。


两人把行李扔在联盟订好的D市酒店里就直接打车去了云深大厦。一路上张佳乐往枪里充填着弹药,开出租车的司机吓得差点没报警,张佳乐还手忙脚乱地解释了半天自己其实是执法部门的。


其实为了防止暗组织里的疯子用天赋能力伤人,荣耀联盟也有个“执法部门”的名头。司机看了张佳乐的证件,半信半疑地继续开车。叶修难得没有趁机嘲讽张佳乐几句,望着车窗外飞速后退的风景出神。


在看到百花缭乱拍摄下来的照片的时候叶修就认出了苏沐秋。他知道这些年苏沐秋一直潜伏在暗组织做任务,却不明白为什么苏沐秋要大晚上的跑到蓝雨去抢个人,但他知道苏沐秋一定有他的原因。因此他只带了张佳乐来走形式一般地侦查侦查。


另一方面,叶修的心里又有点隐隐的不安。他原本想要叫上苏沐橙同行,站在苏沐橙的宿舍前良久,手一次次抬起又放下。最终还是没敲响苏沐橙的房门。


车速渐渐慢了下来,鸣笛声此起彼伏,前面堵车了。叶修征得司机的同意后叶修打开车窗点了根烟,让君莫笑给蓝雨网络去了个信儿,然后抽着烟发呆。


今天的路灯真是亮得晃眼,叶修没来由地感觉到。



一小时前,云深大厦十楼展厅。


展厅中人们正安然闭目,感受着暗桥系统正抚平体内躁动的力量。苏沐秋舒了一口气,正准备前去同黄少天会合,一位侍者却拦住了他的脚步。


“苏沐秋先生,主人找你有事。”侍者低着头对苏沐秋微微躬身。


苏沐秋心里有些不安,他微笑着打发了侍者,向宴会主人的办公室走去。他作为“荣耀联盟的叛徒”一直在暗组织工作,为表示忠诚他甚至去炸过两次联盟基地,虽然未遂就是了。在今天之前他从来没有使用过秋木苏系统,他一直在暗组织里独自工作着。真要是逼供我也没上线和下线可供,苏沐秋一边走一边自嘲地想着。


主人的办公室在二十层,整座云深大厦最高的楼层。


“苏沐秋先生您好。”办公室里,中年男人站起身来向苏沐秋致意“非常感谢您为我们建造了暗桥系统,关于暗桥系统,我有个问题想问您。”


“您说吧。”苏沐秋微微放松了些,但愿他真的只是问个问题。


“我们的暗桥系统,比起荣耀联盟的系统来说如何?”


苏沐秋不动声色:“我已尽力而为,但我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或许达不到联盟的系统那样强大。”


“也就是说,联盟的系统,可以控制暗桥咯?”中年男人微笑着看向他。苏沐秋心中暗叫不好,急忙令秋木苏发了一条讯息给暗桥系统。这是苏沐秋暗地里用秋木苏控制暗桥以来,做的第一件事。


也是最后一件事。


中年男人拍拍手,一群闪耀着各色光芒的天赋者们从各个方向聚拢来。苏沐秋的手上没有枪,枪在进入办公室时被人搜走了。现在他手里只有一枚闪光弹,只能用作临时的障眼法。


“作为一个枪系职业,手中却没有枪,真是讽刺啊,荣耀联盟嘉世战队的苏沐秋先生。”中年男子依旧微笑着“你插翅难逃了。”


苏沐秋冷笑了一下,掷出了手里唯一一枚闪光弹,在令人睁不开眼的强光中,他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冲向办公室敞开的窗口,然后纵身一跃,从二十层直坠了下去。


还在路上堵着的叶修两指夹着烟望向远处的云深大厦,只觉得虽然是晚上,但这灯怎么这么亮。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