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影

【喻黄】晨昏交织02

*脑洞架空,ooc慎入

*索夜有……一点点。黄少一时激动踢断网线持续掉线中。

——————————————————正文

联盟主席办公室。

此时全联盟的战队成员的系统都已经接通了与这间办公室的通讯。冯宪君坐在办公桌后面,身后是一排漂浮着的分部徽记。他靠在椅背上,有些苦恼地看着站在面前的人。

夜雨声烦被成功唤醒,对于蓝雨和全联盟来说无疑是一好事。然而夜雨声烦被唤醒的时候,他的主人黄少天并没有醒来。

此时的夜雨声烦正站在喻文州身边,喻文州刚刚叙述完情况,正等待着面前的联盟主席对如何处置夜雨声烦作出决断。

系统是用来沟通和分担力量的桥梁和助手,然而此时,桥梁已经失去了一边河岸,成了一架空悬的断桥。


黄少天和夜雨声烦陷入沉睡,是三年前的事了。

荣耀联盟声名鹊起是荣耀元年的事了,在荣耀元年以前,联盟并不是像今天这样聚合在一起,而是各个战队的力量分散,如同星辰一般散落在广袤的大地上。各个战队在不同的地方开枝散叶,壮大着联盟的阵容。

而在荣耀联盟之外,有着另外一些隐迹于黑暗中的组织,这些组织也接收拥有“天赋”的人。利用“天赋”,这些组织通过各种手段牟取巨大的利益。这些联盟之外的特殊组织,被联盟称为“暗组织”。一些暗组织不断强行提高成员的“天赋”,运用“天赋”的力量在袭击城市,使得人们恐慌,而这些组织也将相应的拥有更高的地位。

然而,在不断加强“天赋”的同时,暗组织发现,力量的过载会使得拥有者失控,失控的后果将不在任何人的掌控之中。于是暗组织纷纷将目光转向荣耀联盟。与大多数暗组织相比,荣耀联盟不仅拥有许多优秀的天赋者和为他们专门打制的通灵利器,更拥有一样让这些强大的力量稳定可控的东西——系统。

暗组织用战争的手段企图掠夺荣耀联盟的系统及相应的技术,荣耀联盟各个战队之间同暗组织发生了一场战争。他们在城市中不为人所察的地方交锋,而最终战争平息了下来。之后荣耀联盟建立了联盟基地,所有战队都驻扎了下来,构建起坚实的堡垒并依托着联盟基地不断地同暗组织对抗。

在战争中,蓝雨战队黄少天曾被俘,当他的队友们将他营救出来之时,却发现为了不让系统被暗组织夺取,黄少天与和他精神连结的夜雨声烦一起陷入了漫长的沉眠当中。“这真是一种极端的保护系统的方式。”在多次尝试唤醒未果之后,张新杰这样评论道。

之后蓝雨战队将黄少天、冰雨和夜雨声烦安置在了蓝雨分部回渊楼,索克萨尔不分昼夜地值守在那里。六星光牢束缚着,也保护着回渊楼,直到夜雨声烦的苏醒。


“经过讨论,联盟决定让夜雨声烦以战队成员的身份回归蓝雨,弥补失去黄少天之后蓝雨被削弱的攻击力量。”冯宪君揉了揉额角,刚才各个战队成员七嘴八舌的讨论让他头晕眼花。

喻文州看了夜雨声烦一眼,夜雨声烦一直盯着地板似乎在研究上面的纹路,他在心里无声地叹了口气,道:“蓝雨会按照联盟的要求去做的。”

“小喻啊,过两天你带蓝雨去出个任务,具体的东西一会儿发给索克萨尔。”冯宪君用手臂撑着桌子站起来“带夜雨声烦去四处走动走动吧,他以后得学着像你们一样生活。”

喻文州点点头,简单地道别冯主席后带着夜雨声烦走出了联盟总部大楼。

有些刺目的阳光下夜雨声烦抬起头打量一下他:“你想问我什么,现在可以问了。”

喻文州在心里苦笑了一下,夜雨声烦不愧是系统,无时不刻不想着关照别人的心思:“你能让少天醒来吗?”

夜雨声烦怔了一怔:“我当然不行,但我知道他一定会醒来。”

“你的人格来自少天?”

“受他的影响,不过是独立的。索克萨尔和其他系统也一样。”

“你和少天共有记忆?”

“不算共有记忆,我知道他拥有我之后的事情,之前的事情只知道他告诉我的部分。”夜雨声烦露出有些不耐烦的神情“好了别问了,我是像他,可我不是他。”

除了长得像可真没觉得哪里像了,喻文州腹诽道。

见喻文州沉默,夜雨声烦好像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冲他歉意地笑了笑。


夜雨声烦在蓝雨战队的生活开始了。

一大清早来食堂吃早点的李远就被坐在墙边的座位上纹丝不动的夜雨声烦吓了一跳,他端着自己的餐盘走过去挠头笑着打招呼:“嘿嘿黄……夜雨声烦你这么早啊。”

夜雨声烦受惊似的抬头:“李远你好,有什么能为你做的?”

李远愣了一下,夜雨这么和他说话他反而不知道怎么接了,违和感好强烈,他一边在心里吐槽着一边糊弄:“没什么没什么,就跟你打个招呼,我去边上吃点东西啊。”

夜雨声烦又沉默了,盯着桌子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坐在邻桌的李远有些欲哭无泪,这气氛真是太诡异了,谁都好快来救救他。

李远在内心后悔了五十次下次绝对不这么早来食堂的时候,蓝雨战队其他成员的陆陆续续地走了进来。李远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喻文州跟前,就差没在脸上写四个大字“队长救命”。

“夜雨声烦?”喻文州端着餐盘来到夜雨声烦身边坐下“要不要吃点什么?”

夜雨声烦抬头,神色古怪地看了喻文州一眼,没作声。飘在卢瀚文边上化成球形的流云却爆发出一阵笑声。

“流云你笑什么。”夜雨瞪了那球一眼。

流云似乎是见卢瀚文不管他,便径直飘到夜雨声烦眼前来:“夜雨你居然在蓝雨网络里询问这么多年第一次被别人问要不要吃东西怎么办哈哈哈哈。”

夜雨声烦伸手去拍他:“你够了烦不烦烦不烦??”

流云轻巧地闪开,继续笑个不停:“夜雨你为什么不问问万能的索克萨尔呢哈哈哈哈……”

“信不信我分分钟削死你??有本事别跑看剑看剑看剑!!!”夜雨声烦顺手抄起喻文州的筷子去戳流云,流云猝不及防,左躲右闪连连后退:“索克萨尔我知道你看见了你!为!什!么!不!说!话!夜雨你住手你拿的可是喻队的筷子——”

这话一出口好像按到了什么开关一般,夜雨声烦立刻不闹了,把筷子递还给喻文州,又朝他抱歉地笑了笑,坐回去恢复了思考人生的状态。

喻文州似乎明白了什么,微笑道:“夜雨不要紧张,放松一点,我们和索克萨尔他们是一样的。”

夜雨声烦看着他,似乎在确认什么,然后缓慢地点了点头。

喻文州保持着温柔的微笑向刚刚目睹了夜雨声烦一秒切换模式此时还没回过神来的战队队员招了招手:“大家过来坐吧,快些吃,一会儿训练不要迟到。”

“……压力山大。”

“看不出来啊夜雨挺厉害的,第一天跟团战就配合得那么漂亮,尤其是和队长那配合,啧啧。”郑轩搭着夜雨声烦的肩膀“夜雨快说快说,你是不是私通索克萨尔作弊来着?”

夜雨声烦的适应能力很强,在喻文州和系统们的帮助下,一天的下来夜雨声烦和蓝雨战队的队员们相处得很融洽。喻文州看得出来夜雨声烦似乎尤其喜欢小卢,训练的间隙偶尔会同小卢打闹。

“我绝对没有作弊不信你问枪淋弹雨!”夜雨声烦反驳道,“我看过你们的战斗那么多次,我看一眼你的表情都知道你要出什么招。”

小卢的眼睛放着光芒:“夜雨你睡了三年都没忘记,真是太厉害了,我背课文要是能像你这样就好了,文化课我老被批评背不住课文。”

夜雨笑了两声:“那当然,只要主人还记得我就不会忘记,我们的精神——”夜雨做了一个双手十指相扣的动作“是连结的。”

喻文州在一旁听着,无声地笑了,他走到自己的宿舍里关上门,闭目微微仰头,他的笑意还留在脸上,却觉得喉头一阵酸涩。

少天啊。


“您今晚还要去回渊楼?”索克萨尔问正在整装的喻文州“现在回渊楼不再由我管理,您有可能得不到进入许可。”

喻文州并不在意:“难道夜雨会不让我进去?”

“……我不是这个意思,喻队,夜雨他看起来并不好。”索克萨尔低声道。

喻文州顿了一顿:“凝形说话。”

宿舍四周的墙壁飞出莹蓝的光点,汇聚成一个人形。那人的身形隐在长袍里,兜帽被摘下来,银白的长发披散着,索克萨尔的面容与喻文州的几乎完全一样。

“您也看到了,他今天早上的情绪并不稳定。”

“但他白天适应得很好。”

“……喻队,我和夜雨的精神握合度很高,我能感受到他正处于悲伤、不安与焦虑之中。他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今天早晨我原本建议他不要参加训练和战斗。”

“但他坚持下来了。”喻文州看向索克萨尔“我们应该相信他,他能够战斗,能和战队完成完美的配合,也能找回你所说的‘很重要的东西’。少天没有让人失望过,我相信夜雨也是。”

他打开房门走向回渊楼,索克萨尔没有跟上来。喻文州听到索克萨尔在短暂的沉默之后微叹一声:

“喻队,你是对的。”

评论(5)

热度(8)